歌书网 > 玄幻魔法 > 无极无上尊 > 第八章 不曾有过,不想再拥有

第八章 不曾有过,不想再拥有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青云尊者和月华尊者离开了,离开前,公明家、史家、苏家是来过夜家拜见过两位尊者,知道了两位尊者各自在夜家收了一位徒弟,羡慕夜家不得了,也想邀请两位尊者回自家,青云尊者和月华尊者拒绝了,他们来樊山城的本意不是来收徒的,而且哪有那么多天才,有的话,这些人之前早就会和夜龙一样说出来了,发现小月而只是意外之喜。

    离开前,从夜文杰之处,青云尊者知道了夜家和史家有仇,但没有帮夜家解决史家,只是警告了史家不许对夜家进行灭族打击,毕竟圣地是不允许为门下弟子的家族势力参与争霸纷争,庇护其家族免受灭族灾难就可以,而且此地并非浩元圣地和飘渺圣地的势力范围。月华尊者也是微微警告了一番,言辞却没有那么犀利,因为小月儿并不是夜家血脉之人,小月儿父母又将会一起带回圣地,夜家就没有了和小月儿太深厚的牵绊。

    青云尊者和月华尊者虽然离开了,但樊山城的风云却没有结束,樊山城有两名圣地级强者降临且各收了樊山城夜家中的一名孩童为徒消息不胫而走,天阳王朝各方势力哗然,羡慕夜家好运的同时,不约而同的前来询问圣地强者消息,自是想把自家的天才也给圣地强者看看,能拜入圣地就更好了,无怪他们,天阳国所在之地是偏僻之地,周围的宗门才八九品,哪怕周边百国的之外的范围内,品阶最高的宗门也才六品,圣地级宗门只听过没见过,传说距天阳国万里之外才有圣地级宗门存在,自家的天才孩童想要拜入圣地级宗门拜师,不说能不能成功拜入圣地宗门,就说路途如此遥远,还不知圣地级宗门具体位置,并且途中还可能遇到未知的危险,所以一般都是选择就近的宗门拜师,可附近的宗门哪能和圣地级宗门比?现在,却有圣地级宗门的强者降临天阳国樊山城,还收了夜家孩童做徒弟,那么他们是不是也有点机会?

    这些人能不能找到离开了的青云尊者和月华尊者并让自家天才孩童成功拜师尚且不知道,他们询问消息的同时,纷纷表达了想要与夜家合作交好之意,若是那两名孩童在圣地级宗门学成归来,夜家岂不是会飞黄腾达,提前投资一点也没什么,万一将来夜家真飞黄腾达了,有点交情或许还能沾点光。

    这些人之中就有位天阳国的三皇子李宏,代表天阳国皇室,除向夜家询问青云尊者和月华尊者消息、表达友好之意外,还邀请夜家家主夜龙来国都当官和带一些孩童来国都的天阳学院上学,大概是想把夜家和他天阳国皇室绑在一个战车上,也有示好之意。

    夜龙拒绝了自己去国都当官之请,不过让夜家其他人去国都当官,或许可以,毕竟樊山城是在天阳国的统治下,朝中有人也是极好的,更有利于夜家的发展。

    三皇子李宏欣然答应,夜龙自己来国都自然是最好的,夜龙不来,其他人也是可以选择的,只要把夜家绑上皇室的战车就好。

    谁去国都当官呢?夜龙觉得夜尘可以做得很好,于是,去天阳国国都当官便落到了夜尘身上,去天阳学院的孩童名单里,夜晓也在,是夜尘的安排,之前夜尘便想过安排夜晓走仕途,现在又更平坦些。

    ...

    半个月后,夜尘带着夜晓及被安排去天阳学院的夜家孩童随三皇子李宏一同回天阳国国都,除了还带了一批护卫仆人外,没有多带其他人了,夜晓的娘亲紫衣还是呆在樊山城夜家,夜尘也没有带自己的妻子夜文杰的母亲,大概是想在国都安定之后才带过去吧。

    夜晓刚开始是不想去的,不过几天前史家上门赔罪,表示想要与夜家和解以前的仇恨,在史家放弃一些与夜家有冲突的产业并赔偿这些年给夜家造成的损失给夜家之后,夜龙终于也表示可以和解。

    史家是无奈的,原本野心勃勃想啃下的骨头忽然变得难啃了,还不准下嘴啃碎,那就难办了,没办法,只能和解了,难道等夜文杰学成归来把自己灭了么?或者现在自己硬把夜家给灭族了?可这样自己也会被浩元圣地给灭族了。不对夜家进行灭族,只灭夜家成年高手,可以被看作一般家族斗争,浩元圣地或许不会管,可斩草不除根,不是给自己招祸么。现在只是放弃一些利益而已,不能对夜家动手,那也不能给夜家有理由以后对自己动手。不能对付夜家,就换一家对付,原本只是樊山城原三大世家中夜家最好对付而已。

    对史家,从知道史家可能对夜家下手后,夜晓就一直很关注史家,担心史家突然对夜家动手波及到娘亲紫衣,所以史家来和解并和夜家达成和解,夜晓一下子就知道了。

    和解了,就意味着史家不会对夜家动手了,那娘亲呆在夜家短时间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自己无需太担心了,或许可以去天阳国国都看看,算是自己了解这个世界的第一步,夜晓如是想到,于是夜晓便同意夜尘安排他去天阳学院。

    天阳国国都里樊山城有些远,队伍里又有小孩,花了两天时间,夜晓一行人才到达天阳国国都,到达国都之后,三皇子给夜尘一行人安排了一座府邸,便离开了,说是要上报国主,去安排夜尘当官事宜以及夜晓等孩童进入天阳学院事宜,应该要几天时间。

    这天入住天阳国国都的新府邸后,夜尘突然安排了一场单独与夜晓在一起的晚宴,让夜晓有些错愕。

    晚宴的菜肴很富丰,大概是夜晓出生这么多年来最丰盛的晚宴了吧。

    餐厅内,餐桌上,夜晓心情复杂,没有动筷。

    “怎么不吃?”夜尘见夜晓迟迟不动筷,开口问道。

    “只是觉得菜肴有些丰盛。”夜晓心绪复杂轻声道。

    “丰盛么?那就多吃点。”夜尘笑道,没多想,还给夜晓夹了一道菜。

    看到夜尘给自己夹菜,夜晓心情更复杂了,带着复杂的目光,夜晓幽幽道:“对您和一些人来说或许只是一般的丰盛,对我来说,大概是最丰盛的一次,也是出生以来第一次吃到这么丰盛的菜肴,还有,这是您第一次和我吃饭,也是您第一次给我夹菜。”

    夜尘一怔,叹了口气,愧疚道:“你是在怪为父吗?”

    呼,夜晓深吸一口气,平复刚才复杂的心情,摇摇头平静道:“不,我不怪您,这只是您的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只是您选择的不是我和娘亲而已。”

    “是为父对不起你,为父今后会补偿你的。”夜尘愧疚更深了,又为夜晓夹了道菜。

    “谢谢,但不用了。”夜晓摇头道,还是没有动筷。

    “你不肯原谅为父吗?”夜尘低声叹息道。

    “没有记恨,谈何原谅。”夜晓轻声摇头道。

    “既然没有记恨,为何不肯接受为父的好意?”夜尘指了指夜晓面前的饭,上面有夜尘刚刚夹的菜。

    “从来没有过,也不想再拥有。”夜晓平静道。

    从来没有过?是指他从来没有关系过夜晓么?还是意其他?或者都有?夜尘心里想到,以前好像真的没有关心过眼前这孩子,若不是夜文杰拜师去了圣地,若不是自己来了国都,若还在夜家之中,或许自己和夜晓单独吃一次饭都不会有,夜尘叹息一声。不想再拥有?是气话吗?有点像是气话,责怪他以前从没对过他关心与好,果然还是希望自己对他关心关心的的。

    夜尘以为是如此,又给夜晓夹了个菜,道:“好了,不说这些了,吃饭吧,多吃点。”

    夜晓并不知道夜尘所想,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记忆融合后,他早就对这些感情看透了,是真的不想夜尘对他关心,以前如何现在就如何,不需要再分出感情给夜尘,若是夜尘突然对他好,他还不知道以什么感情对夜尘呢。

    夜尘自然不知道夜晓所想,仍自顾自的为夜晓夹菜,想补偿一些以前对夜晓缺失的关心。

    看着自己饭碗里越来越多的菜,夜晓还是吃不下去,站起身道:“谢谢您为我夹菜,只是我吃不下,这顿饭我就不吃了,我下去了。”

    说完,夜晓就转身向餐厅外离开,这顿晚宴他不想吃下去了。

    “不吃饭怎么行。”夜尘想要挽留。

    “我要的我会自己拿。”夜晓转头道,想了想,觉得夜尘可能会误会,又道:“别误会,我没有怪罪您,也没有怨恨谁,夜家对我还有养育之恩,我会记得,也会报答,而您,到老需要人服侍时,我也会赡养。”

    说完,夜晓便离开了餐厅。

    餐厅内,夜尘望着夜晓从没动过筷的碗里,还留着自己刚刚为他夹的菜,一口都没动,看来还是不肯原谅自己啊,一时间夜尘心里有些惆怅,呆呆的坐在座位上,不知想些什么。

    离开的夜晓想不懂为什么夜尘会突然对自己好,是内疚?是真的想补偿?还是因为夜文杰不在,转移一点关心到自己身上?无所谓了,他是真的不想再拥有。

    ...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