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状元 > 第四百二十章 奇货可居?

第四百二十章 奇货可居?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蒋轮到了京师,最高兴的要数唐寅。

    近来唐寅喝酒时,陆松责任心强基本无法作陪,但蒋轮身上没什么任务,到京师就是负责吃吃喝喝,唐寅酒桌上算是有伴了。

    两天后。

    唐寅找到朱浩商议事情:“跟蒋孟载商量了一下,可以适当让世子在京城接触一些当世名士,邀请一些大儒到府上讲经义,或是让世子出席一些大儒所办讲坛……你看如何?”

    现在京师人多了,很多事都可以拿到酒桌上商议,眼下便是如此。

    朱浩皱眉,问道:“你是觉得最近世子风头出得还不够吗?”

    “朱浩啊,也不能事事都听你的……最近京师士子云集,来年开春就是春闱,此等时候让世子出来走走,让天下人看一看世子是怎么样一个人,难道不是好事吗?”

    唐寅显得理所当然的样子。

    “再说吧。”

    朱浩没马上回绝,但显然这种事他不赞成。

    做事要有目的性。

    这边塑造小兴王贪玩好耍的刻板印象,背地里却“韬光养晦”,跑去参加什么讲坛,前后目的完全相悖,这种打自己脸的事朱浩绝不会干。

    唐寅意兴阑珊,他发现自己做不了主,京师这边名义上什么事都听他的,还不如说什么事都听朱浩的。

    ……

    ……

    腊月中。

    朱浩给苏熙贵培养的戏子,已经送了两批南下,而苏熙贵本人也于月中抵达京城。

    他到京城后,连黄瓒都没去见,直接跑来找朱浩。

    上来也不说事,一见面好似倒苦水一般:“陛下南下这一路,可说波折重重,这不腊月初一圣驾抵达扬州时,就把城里大户人家给劫掠了一遍……我在扬州有个私宅,好在提前收到风声,将家眷给藏起来,不然……”

    苏熙贵发出感慨。

    历史上朱厚照在正德十四年十二月初一抵达扬州后,当夜就让骑兵进城掳劫妇女,要求挨家挨户搜查,遇到漂亮的不管是未婚的还是已婚,一律带走……这时就体现出娶妻娶贤的硬道理,妻子长得漂亮,那就不属于自己。

    而苏熙贵年岁不小了,身价不菲,家中无论是儿媳、女儿或是小妾等,模样自然都差不到哪儿去。

    朱浩也没详细问苏熙贵在扬州的宅院到底是他的家还是外宅,但听苏熙贵的口吻,那是一棍子懑到了脑门儿上,痛彻心扉。

    朱浩道:“这不都好好的吗?”

    算是安慰,但这种话苏熙贵可不愿承受。

    苏熙贵抬起头,目光殷切地望着朱浩:“朱小当家,你在京师陪着兴王,却不知他最近课业如何?京师之地,很多当世大儒隐身于此……若是你有需要的话,鄙人会帮忙请几个回来,让其教授兴王学问。”

    朱浩笑道:“苏东主这是作何?准备改换门庭,早做筹谋了?”

    “没……没有。”

    苏熙贵急忙摆摆手,“你可别多想多了,也知你才学非凡,兴王有你教导,定然不会懈怠课业,但你要备考会试,有些事……我能帮就帮。”

    嘴上说没有,朱浩却能感觉到,苏熙贵都对那个胡闹的朱厚照彻底失望了。

    最初因为黄瓒是朱厚照亲自提拔的,有点“传奉官”的意思,苏熙贵便觉得自己是皇帝的“嫡系”,没事就给皇帝送送礼,讨好一下,为了姐夫的官途一片光明,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属于“投桃报李”。

    可当与朱厚照和其身边佞臣接触多了,苏熙贵才感觉到朱厚照并不是什么明主,哪怕其行军打仗上的确有点才干,胆略惊人,但治国要的是持之以恒的勤勉,不是靠投机取巧,更不是像朱厚照这样当个甩手掌柜,让大臣去治理国家,而他自己却满天下胡闹。

    当皇帝在整个政治体系中起到的是负面作用,有皇帝不如没皇帝,苏熙贵就要认真考虑一下,继续效忠这种“昏庸”的帝王是否有必要。

    眼下靠皇帝赚了一些家业,姐夫也因此官路亨通,但谁能保证皇帝和其身边人不会突然发疯,把臣子的利益全给拿走?

    苏熙贵是商人心态。

    付出和回报要成正比,皇帝不能保证我的利益,那我干嘛要无条件效忠?

    “现在世子尚不是兴王,陛下迟迟没有班师,估计眼下快到南京了吧,回朝指不定要几时,若是不能颁下圣旨直接册封的话,等陛下回朝……估计来年这个时候,咱俩还在商议此等问题。”朱浩笑道。

    苏熙贵摇头苦笑,没有说什么。

    朱浩道:“世子明事理,凡事都有自己的见解,为人踏实,不知是否要为苏东主引荐……回头让苏东主暗中见上一面?”

    苏熙贵眼前一亮,随即有些迟疑:“这……怕是不妥吧?”

    苏熙贵明显动心了。

    但又怕自己见朱四之事,被别人发现,有人从中大做文章,他当然要谨慎一些。

    朱浩笑道:“我会安排好一切,就在苏东主给戏班准备的戏楼见面吧……到时让世子去听戏,苏东主就在隔壁包间,没人时进去跟世子见上一面,让世子记住你这么个人,也算一桩机缘。”

    苏熙贵面色欣然:“若是在我自家的戏楼,那问题就不大了,那地方并不是挂在我的名下,要查也查不到我身上,纯属偶遇……对对,就是偶遇。互不相识。哈哈。”

    苏熙贵很高兴。

    虽然他之前未必想过要见朱四,但朱浩的建议却正合他的心意,知道当今皇帝是个贪玩好色,嬉闹无度的主,何不在“太子”身上做做文章?

    或许真就当个吕不韦,“奇货可居”呢?

    ……

    ……

    朱浩让苏熙贵去见朱四之事,事前连唐寅都没知会。

    朱浩趁着去给朱四上课的时候,单独询问了朱四的意见。

    朱四问道:“苏东主是谁?”

    朱浩笑道:“就是之前跟我们王府做生意的大商贾……他姐夫乃前湖广布政使司左布政使黄瓒,如今贵为户部右侍郎,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可能要转任别的差事,总之如今是朝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那我应该见上一面吗?”

    朱四自己没什么主意。

    见不见的,对他来说无所谓。

    朱浩道:“苏熙贵最大的特点,就是财大气粗,而且此人做事很讲分寸,从不会以权势压人,做生意极为公道,若是世子能对其委以信任的话,他一定会回报世子,重点是他现在跟皇帝身边一些近臣……都有关系。”

    “他……跟那些佞臣走在一起,这也算好事?”朱四不太理解。

    朱浩分析:“有时一些人脉或许用得上,你也知皇帝身边人,为了争宠会激烈内斗,比如说这次内斗,钱宁就落败了,眼看就要身死族灭,着实大快人心。如果可以借助苏熙贵的关系,略施小计,让皇帝身边人内斗,我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

    “哦。”

    朱四似懂非懂。

    朱浩继续道:“且此番圣驾在扬州闹事,强抢百姓资财和女眷,影响到很多世家大族利益,苏东主在江南一代很有势力,由他来牵头,或许将来那些大家族对你有莫大帮助。”

    朱四笑着问道:“能有什么帮助啊?”

    朱浩道:“小到兴王府有需要,他们会提供钱粮物资的供应,大到若你将来真有机会登基,他们会帮你快速安定江南,朝廷有缺少钱粮的地方,他们也会供应……

    “商贾在大明属于有钱但没有社会地位的一类人,他们需要强大的政治背景护身,而你,就可以成为他们的背景,提供保护伞,他们能给你供应的就是源源不断的财富。”

    “哦。”

    这次朱四听明白了。

    给苏熙贵这样的商贾提供支持,商贾就会把大把钱粮送来。

    不管是他当兴王,还是真有机会当皇帝,都对他有很大帮助。

    “那真应该见见。”

    朱四道,“在哪儿见呢?”

    “戏园子,之前我们去过两次,地方熟悉,进去后直接找个包间看戏,让他来跟你行礼,你只需以宽仁之心,跟他对答几句,让他知你有远大抱负,并且不像当今皇帝一样胡作非为便可。”朱浩道。

    “嗯,嗯。”

    朱四坚定点头。

    这件事对朱四还是颇有吸引力的,因为他将以兴王的身份去收买人心,为大业筹谋。

    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孩子来说,很有成就感。

    ……

    ……

    朱四出门是在腊月十五,当天下午上街看戏。

    当苏熙贵出现在戏园包间门口时,骆安大为警惕,喝问:“你是……?”

    朱浩走了出来:“骆典仗,这是黄藩台内弟苏熙贵苏东主,与我王府一直有生意来往,这戏园子他是幕后东家,此番特地前来拜访世子殿下。”

    “这……”

    骆安还是不太想放行。

    苏熙贵笑道:“鄙人带了一点薄礼,送与世子,以及诸位辛劳的将士,回头便让朱小当家送到府上。”

    骆安这才点头放行,但他不放心,很怕苏熙贵有什么恶意,跟着一起进去。

    “草民苏熙贵,拜见兴王殿下。”

    苏熙贵进门后当头便拜。

    朱四有些莫名其妙,看了看满脸笑容的朱浩,这才道:“苏当家,起来吧,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跟兴王府多有交集,不是外人,坐下叙话便是。”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