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女生言情 > 血族小奶包:我靠打卡成了团宠 > 第198章提取血液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这片土地刚刚死过人,属于死亡的味道尚未完全消散。

    白隐收敛起眼底的情绪,抱紧了怀里的苓萝,好似慢了半拍般道:“乖,不怕。”

    “唔,你都跳完了才说。”

    小团子嘟囔着粉嫩的小嘴,对于某人先斩后奏的决定格外不满,嗓音里透着几分委屈与沙哑。

    “咳,只要哥哥跳的速度快,害怕就追不上我们。”

    白隐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起来,不得不说他这个人严肃起来的时候,颇具几分魅力与信服,那浑然天成的完美五官就仿佛高高在上的神明,配合绝无仅的银白色长发,整个人更显得高深莫测起来。

    “是这样吗?”

    苓萝不由得有些怀疑,这个臭哥哥貌似真的很认真诶,好像不是在骗人。

    不过吃过一次亏,她已经长了教训,所以心里还有一些防备。

    “骗你有什么好处呢?先前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谎。”

    白隐望着小家伙冷静思考的小脸,心里已经笑成了菊花,下意识抖动着双肩,使劲憋着笑意。

    哎呀呀,养个崽崽就这一点最好。

    傻乎乎的蒙圈模样,既可爱又好骗。

    “好像……是这样。”

    小团子松开微皱的眉头,乖巧地点了点脑袋,虽然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又找不到不对劲的地方。

    她不再继续纠结,心里默默记住了这一点,想不通的事情就先放着,等到过一段时间或许就明白了吧。

    “哥哥带你去看一个好地方。”

    白隐嘴角弯了弯,想必克莱劳拉?亚克和深达还需要一些时间。

    自己留在这里倒是不太方便了。

    更何况怀里还有一只小幼崽。

    四周的景象飞速倒退着。

    苓萝只能瞧见郁郁葱葱的一片,感觉眼前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

    白隐的速度太快了,她根本无法捕捉对方的轨迹。

    索性就直接趴在臭哥哥怀里稍微眯一会儿。

    小团子懒懒散散地打一个哈气,脑袋下意识蹭了蹭白隐的胸膛,这种亲昵的行为是在跟哥哥们相处的时候自然形成的。

    虽然觉得这个家伙有那么一点不好。

    不过她内心深处还是隐隐信赖着对方。

    说不清到底的是为什么,或许是那张与漂亮哥哥一模一样的脸,以及那标志性的银白色长发吧。

    没有遇见系统叔叔和粑粑他们以前,每天见到漂亮哥哥就是苓萝最大的愿望。

    可以说这个人曾经陪着萝萝走过一段很难熬的时光。

    哪怕脑海里如今只有几个模糊的零碎画面,甚至想不起来具体发生了什么。

    但是潜意识告诉小团子,那是一段不太好的经历。

    城堡位于深山老林。

    白隐当初选择这里作为安居地的原因,仅仅是觉得这地方够大。

    其次是与世隔绝。

    想要离开这里,必须经过山体中间断裂开的一线天。

    如果这里被人堵住,想要出去无异于痴人说梦。

    白隐带着小家伙来这里是为了等克莱劳拉?亚克他们经过。

    虽然没觉得对方能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或损失。

    不过他还是想看看克莱劳拉?亚克想要做什么。

    一线天宽度仅仅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且完全被阴影所覆盖,出口和入口几乎都被旺盛的草木所掩盖。

    山体两壁光滑且平直,就仿佛被巨斧从中央劈开那般,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抱紧我。”

    白隐低声说了一句,紧接着就不接助任何工具,迅速想上攀岩起来。

    小团子闭上眼,熟练地抱紧对方的脖子,她已经麻木了。

    嘤,臭哥哥,每次都不喜欢按套路出牌。

    此时,白隐早已攀爬上了几十米的位置,他眼底闪过一抹幽亮。

    找到了。

    果然还在啊。

    当初白隐闲着无聊从山体上往下快速滑行,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反正时间挺久的。

    正好发现了一个天然形成的洞穴。

    这个位置与阴影交融,哪怕从下面往上看,因为光暗的原因制造了一种视觉上的隐形。

    作为观察克莱劳拉?亚克与深达的落脚点再适合不过了。

    血族的夜视能力能够让白隐将底下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呢。

    不知过去多久,天色临近黄昏时分,一抹火烧云路过一线天。

    恰逢此时,马车轮子滚动的声音由远及近。

    光是听声音就知道装了不少东西。

    克莱劳拉?亚克与深达各自驾驶着一辆马车途径此处。

    那股浓郁的血气怎么都无法掩盖,还带着一些熟悉的气息。

    连尸体都要带走,所图不小呢。

    白隐眯了眯眼眸,眼底闪过一丝猩红之色。

    “出了一线天之后,你将带出来的东西先找个地方安置,他们的尸体我会带走,剩下的你就不用再管,三天后老地方汇合。”

    这声音是克莱劳拉?亚克。

    “你要他们的尸体,难道是已经找到了解决诅咒的方法?”

    深达已经上了对方的贼船,自然不免想要关心一些。

    更何况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若是能够变强又没有副作用,谁会不愿意呢。

    提炼血族尸体的血而已,若不是有所谓的同类不得相食的诅咒,恐怕这些年能不能安稳地活着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或许是活得太久,曾经年少的热血心肠早就冷却了。

    深达并不介意这种看似残忍的做法。

    连别人死了以后的尸体都不放过。

    本质上来讲他与克莱劳拉?亚克是属于同一类人,善于伪装正面形象,私下藏着见不得光的阴险手段。

    “一些小手段罢了,副作用还是有一些的。”

    克莱劳拉?亚克怎么会轻易地说出他的成果呢,不过是嘴上敷衍罢了,说几句又不会死。

    提取血液是一门技术。

    若是真的有傻子以为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随随便便提取血族的血液擅自服用,光是诅咒就够他喝一壶的,严重一些直接挂掉也不是没可能。

    克莱劳拉?亚克为了研究这件事情,可是暗中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他还偷偷在人类世界进行了许多次实验,当然实验对象是被转化的血奴,这玩意要多少有多少。

    随随便便抓点人类回来就够用了。

    7017k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