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争魏 > 第六百四十五章 丧事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秦王攻我狼居青山,实乃背信弃义之举,我家可汗受陈骞、司马昭胁迫,不得不出兵雁门,虚应其事,绝非要与秦国为敌,望顾念两家昔日情分,归还俘虏、牛羊,两家和好如故。”拓跋鲜卑使者一脸的义正言辞。

    “是谁先攻打雁门云中的?是谁杀了孤的岳父,还有脸说孤背信弃义?”杨峥很佩服拓跋力微的脸皮,难道脸皮的厚度也会跟着年纪增长?

    这是典型的又当又立。

    受了司马昭的册封,出兵响应陈骞围攻太原,现在跑来兴师问罪?

    杨峥被气乐了,吃下去的东西还有再吐出来的道理?

    不过往深层里想,与秦国接触的是沙漠汗,眼见为实,沙漠汗知道大秦的实力,但拓跋力微却不知道。

    还停留在以往的认知当中,看到的是嗑了春药的中原,却看不到服下勐药厚积薄发的秦国。

    “可汗一向对大王敬重,各大部主皆欲报仇雪恨,可汗一力阻之,若秦王不顾两家情谊,就休怪可汗!”

    这使者虽然穿着鲜卑服饰,但明显是个汉人,而且是个读书人,不然口齿不会如此伶俐。

    “大胆!”刘珩、林森二人大怒。

    杨峥挥了挥手,从软榻上站起,杀气腾腾的盯着使者。

    虽然这么多年没有上战场,但气势却比以前更为凌厉,一言一行,能决定数百万人的生死,一个决策,能影响天下的走向。

    自崛起以来,不敢说英明神武,但王座下的累积的亡魂尸骨绝对不少了。

    “小、子无状,秦、秦王……恕罪!”使者双膝在颤动着。

    拓跋力微纵容各部主杀沙漠汗,再一次表明了他的立场和决心。

    屁股都坐在司马家的大腿上了,杨峥也就不再期待他们了。

    沙漠汗是拓跋鲜卑真正崛起的一个契机,可惜拓跋力微如历史上一样放弃了,选择草原传统,那么拓跋鲜卑的分崩也是必然的。

    “沙漠汗既死,大秦与拓跋鲜卑便无情分可言,你们想报仇雪恨,正好,孤亦要吞并鲜卑诸部!”杨峥虎视眈眈道。

    “秦、秦王……”使者额头上冷汗如雨。

    杨峥重新坐回软塌,“回去告诉拓跋力微,他要战,便来战!”

    中原成了铁桶,在均田制没有爆发威力之前,杨峥暂时不能跟司马家死磕。

    秦国实行府兵制,已经埋下扩张的基因。

    以前是吞下河湟之地的羌人壮大,后来吞下河西,再后来吞下河套、蜀国……

    周围能吞的,也只剩下漠西鲜卑和拓跋鲜卑。

    原本杨峥也不想手伸这么远,嘴张这么大,但这两货跟着司马家跑,先招惹的自己。

    嘴上说的漂亮,不得不出兵雁门,虚应其事。 …

    如果雁门、云中有破绽,他们会按兵不动?

    “阁下请回!”杨峥下了逐客令,没必要为难一个小小使者。

    使者拱手而退。

    两边翻脸是迟早的,还不如干净利索一些。

    “如此一来,并州压力倍增!”庞青道。

    “并州的压力本来就不小,真以为拓跋力微只是虚应其事?他们不过是想坐收渔利,既然卷入东西之争,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太原深入敌群之中,刘渊、拓跋力微、唐彬、刘弘、陈骞,是否太过单薄?”

    的确,这些人在历史上都曾声名赫赫。

    东西之争,太原处于风口浪尖。

    司马炎与士族进一步妥协,放过钟会,太原肯定首当其冲。

    “既然是并州都督,北面之事由他而决,马隆有大将之才,必不负大秦!”杨峥对马隆绝对的信任。

    历史上马隆的战绩绝对强于陈骞、唐彬,刘渊和刘弘不好说,拓跋力微非将才。

    太原、雁门能不能守住,他自有良策。

    “大王英明。”见杨峥心意已定,庞青也就不再多嘴。

    这么多年除了周煜,杨峥用人很少出过差错。

    “传令下去,为沙漠汗治丧!”好歹翁婿一场,杨峥多少也要送他一程。

    丧事的规模不大,也就在城中挂些白幡,拓跋加容对着灵位苦的死去活来。

    不过库贤等人做事没有做绝,只杀了沙漠汗一人,其子嗣家卷健在。

    与此同时,洛阳城中也在治丧。

    全城缟素,凄风苦雨。

    哭的最凄惨的不是司马炎,而是司马攸。

    当年司马师病亡时,司马攸年仅十岁,哀动左右,时人大见称叹,奉养羊徽瑜于别宅,犹如生母。

    现在司马昭暴毙,数天水米未进,还是王元姬亲自规劝:“若万一加以他疾,将复如何!宜远虑深计,不可专守一志。”

    司马嵇喜躬身进喂,攸不得已,勉强下咽。

    司马炎脸上多了几分阴沉。

    “大王啊!”哭的最伤心的是司马攸,但哭的最大声的却是贾充。

    司马昭倒了,贾充何去何从都是个大问题。

    没有司马昭的照拂,贾充全族堪忧,因此他的哭声绝非虚假。

    “贾公节哀!”司马炎做做样子,随口客套一句。

    谁料贾充脸上的泪水都没擦干,就跪在司马炎面前,“非常之时,不可遵循常理,世子平定荆襄、击败吴军,收复淮北,逼降钟会,武功赫赫,当早进大位,以定天下人心!”

    大位可以是晋王,也可以是更上面一层。

    这无疑是在向司马炎坦明自己还有大用。

    自古劝进之功最高,别人都还在想着怎么办司马昭的后事,贾充却第一个劝司马炎趁早上位。

    如此体贴,如此深明大义,司马炎欣喜不已,忽然想起司马昭曾经说过的话:知汝者贾公闾也。

    旁边荀勖、裴秀等人心中也是钦佩不已,还是贾充豁得出去。

    别的士族多多少少要几分脸面,贾充全无顾忌,就这么拜在司马炎脚下……

    “父王薨逝,贾公怎可出如此之言?”司马炎心中大为感动,嘴上却还在推辞,一把扶起贾充,目光扫过荀勖、裴秀、石包等人。

    石包心领神会,也赶紧跪下,“请世子先国事,后家事!”

    众人齐声道:“请世子进晋王!”

    甘露八年六月,世子司马炎进晋王,封石包为司徒,贾充为卫将军,加封陈骞征北大将军,郯侯,钟会为扬州都督。

    至于司马昭到底怎么死的则无人关心。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