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游戏小说 > 龙族:我在书写你的命运 > 297.退路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克里斯廷娜的包丢在会场里了,那种特效药在包里。

    「你难道还没有想明白他们为什么现在出现?」布宁苦笑,「他们也是为了货物来的,拍卖会刚刚结束,货物一定在我们身上。这不是什么执法行动,而是黑吃黑!」

    路明非使劲摇头,暂时地把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和画面甩掉了。

    「你的气垫船停在哪里?」他问。

    布宁摇了摇头,压低声音,「天台上有一架直升机,但载不下我们所有人。」

    老家伙的坏心眼又在活动了,他只准备了一架直升机,就是出了问题只准备带着女儿跑路,并没有考虑其他人的死活。

    「但载下你和你的朋友还是足够的!」布宁看路明非不回答,赶紧补充,「我可以带上你们,但你们要保护我!」

    「我怎么保护你?我只是个秘书,我兄弟手里也只有一把刀。」路明非说。

    「可你有两个兄弟。」布宁看了眼顾谶。

    路明非哼了声,「你让家教老师去跟特种部队刚正面?」

    布宁咧了咧嘴。

    路明非说道:「靠我们还不如靠你的朋友。」

    他倒不是想要隐藏实力,而是他不想管这事。

    这场黑吃黑的争夺里,没有人是正义的。他只想赶紧离开,开着布宁许诺的那艘气垫船跑路。

    眼下最重要的是跟这帮人分开行动,人少目标就小。

    他也必须走了,他能暂时丢开幻觉,却无法摆脱那种被人跟踪的危机感,如同寒冷的刀锋顶着他的后心。

    他把装有货物的手提箱踢给布宁,「我帮你你帮我,大家钱货两清,告诉我气垫船在哪里。」

    布宁抓住箱子提手,但紧紧地盯着他,「不,我跟你们走,跟你们走我才能活着退休。」

    【鉴于大环境如此,

    路明非一愣。

    「我知道太多秘密了,这种人通常都活不久。何况我带走了一份货品,为了能活下去,我们之间自相残杀你也看到了。」布宁嘶哑地说:「我还有东西能跟你交换。」

    「什么东西?」路明非问。

    「是瓦图京让你们来找我的,瓦图京会让你们来找一个普通的黑市商人吗?他让你们来找我,是只有我能带你们找到那里。」布宁强调道:「只有我。」

    路明非沉吟,强忍着眩晕,头痛得像是要炸裂。

    瓦图京为何会被紧急处决,操纵特种部队来黑吃黑的幕后人是谁,布宁背后的老板又是谁,西伯利亚的雪原上还藏着很多的迷。

    是否真的能靠一个坐标和一艘气垫船前往那个地点呢?

    瓦图京看起来并非一个随便的人,在自己被处决之前,他把亚历山大·布宁这个名字告诉了零,这是个引路人。

    也许还没到把引路人丢下的时候。

    ….

    ……

    「需要掩护。」马克西姆从腰间抽出透明的战术匕首,握在手中如同一道寒冰,应该是用某种塑料3d打印出来的,磁场对它完全没用。

    「三秒钟后掩护开始。」安娜举起手来,手中握着一枚烟雾弹,她把弯曲的手指一根根伸开,开始倒计时。

    三秒钟后,她丢出了烟雾弹。烟雾弹沿着地面滚动,浓烟弥漫了整条通道,安娜闪身出去连射,马克西姆沿着墙壁发动突击。

    马克西姆连续中弹,但中弹只是令他稍微趔趄,他从一名格鲁乌战士身上拿到了防弹背心。

    枪声掩盖了他的脚步声,几秒钟内他就来到了格鲁乌战士们死守的门口,完全靠听力定位,透明匕首纵横切割,生生地把工程塑料制的步枪

    切断,再是接连几刀直刺,浓烟中喷出大片的鲜血。

    特种部队是来给这些老家伙送葬的,老家伙们却也没准备给他们留生路。

    武装起来的客人们纷纷从各自藏身的岔道中闪出,某些女士没有搞到屏蔽衣,还穿着礼服裙和细高跟鞋,却也挥舞着铜头皮带一身狠劲儿。

    「趁现在,我们走。」路明非起身,浓烟还未散去,他们可以走得悄无声息。

    但仅仅走了几步他就停下了脚步,他们背后传来了犬吠声,似乎正有成群的勐犬向这边靠近。

    通道尽头的烟气中,客人们正从战士们身上扒下屏蔽衣和防弹背心,女士们大大咧咧地甩掉高跟鞋,褪下礼服裙,就地换装。活了太多年,少女的羞涩感她们自己应该都不记得了。

    特种作战中使用勐犬是常见的战术,但他们并不关心,对上武装起来的战斗人员,勐犬只是来送死的。

    「不对。」路明非忽然站住。

    「不对。」楚子航也流露出警觉的表情。

    「几条狗而已。」布宁不解。

    「不是普通的军犬。」路明非把零塞到顾谶怀里,「快跑!」

    零虚弱地睁开一眼缝,顾谶歪了歪头,撒腿就跑,颠得零一阵蹙眉。

    紧跟在他身后的是抱着克里斯廷娜的布宁,这老小子认准了这位家教老师。

    这时候犬群已经接近门口了,客人们端起枪对着黑暗中扫射。可奇怪的是,枪声一响,狗就不叫了,黑暗的通道中涌动着某种危险的气息,却寂静无声。

    几秒钟后,犬群冲破了人群,有的客人还抓着枪对空扫射,勐犬已经咬断了他们的咽喉,至于那些胳膊或者身体被咬中的,虽然没有立刻丧命,但也瞬间骨折或者失去一大块血肉。

    它们的眼睛是暗金色的,浑身披着斑驳的鳞片,面骨凸凹不平,看起来就像是骷髅,身上的肌肉却如老树盘根般虬结。

    它们在某几位客人的身上大快朵颐,其余的低吼着推进,经验最丰富的几位战士如安娜还能边开枪边后退,但子弹无法穿透它们身上的鳞片。

    「那是什么东西?」布宁惊呼。

    路明非没说话,他之前就听出了犬吠声中的异样,那狮吼般的犬吠意味着那些勐犬都算是龙类亚种。

    龙血改造了它们的基因,使它们成为比狮虎更危险也更嗜血的物种。

    曾经有人故意制造这种特殊的犬类,用于残酷的地下斗兽场,某种程度来说,这些勐犬就是犬类中的死侍,它们在搏斗中能一直坚持到自己和对方都被撕咬掉一半的肌肉,还继续玩命地搏杀。

    即使对经验丰富的专员来说,遇上这种东西也会恐惧。

    这支挂着格鲁乌徽章的军队比他们想的还要邪乎,他们始终知道利用龙类亚种。

    我自听花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