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科幻灵异 > 我也是异常生物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团灭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公平竞技场群战的感觉,郑逸尘体验一次后就不想要折腾了,这一群人的战力基本上都触及到了这个世界的顶端,跟那些破界者战斗的感觉完全不同,他们的个体质量太高了。

    郑逸尘干掉了不少,可总体的数量其实还不到二十人,而他的状态已经开始明显下滑了。

    爆气的消耗并不小,这个世界的强度等级也不高,虽说因为体质的蜕变,让他的爆气在原有的基础上能持续数倍的时间,可二阶段砍一下时间后依然不是能持久战斗的。

    可不用这种攻击的话,想要在群殴下又不可能顺利的反杀那些人。

    郑逸尘盯着参战的莫斯,战斗到了现在,给他带来最大麻烦的就是那家伙了,他身上的大部分伤都是对方留下来的。

    数跟光带缠绕到了郑逸尘的身上,这些光带随着他的行动而绷紧,最终断裂,莫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这个代行者的实力也超出了他的想象。

    在这个环境中,郑逸尘发挥出来的力量已经超过了环境的极限,让他不由的想到了自己世界里的某些存在,半神和神这样的存在。

    不过他们不会主动来到这样的世界就是了,来到了这边之后他们的力量也会被调整到当前环境之内。

    一些神术也用不出来,当然作为那样的存在,本身就有额外的体质优势,面对在这个世界里同为‘顶级’的存在时,依然能发挥出来碾压的力量,但不绝对。

    像是在这个环境中,半神和神这样的存在,被核弹正面打中了大概率也会死,不过在更高点的环境里,那种武器的作用就会降低很多,不会出现大概率死亡的情况了,但依然有可能会被干掉。

    因此这样的存在并不怎么想要去那种低环境的区域,至于投影的方式,异象的干扰让神术投影也没什么用,要过去就得亲自过去,或者是用某种分割自我的方式。

    从郑逸尘现在表现出来的力量,让他判断出来绝对不能让这家伙去他们的世界,不然的话他带过来的人反而会全灭!

    在这个世界里,参战的人都可以当做是高端战力,而在他们的本土世界里,参战的有一部分都和高端扯不上关系。

    想到了这里,莫斯也心无旁骛的战斗了起来,他已经安排了人去呼叫额外的支援了,到时候就可以彻底的摁死郑逸尘,即使郑逸尘现在身上的气膜能无视绝大部分的诅咒和其他影响。

    但这样的环境条件下他能坚持多久?卡住郑逸尘去吃天柱的时机,不给他机会,耗都能耗死他。

    莫斯没有注意到,其他参战的人也都是维持着一种战意非常高昂的状态。

    整片战斗区域内充斥着笼罩在一种强烈的战意覆盖当中。

    开始还有些人因为担心被秒杀,面对郑逸尘的时候有些迟疑,现在那些人已经抛下了这样的心态了,擅长近战的就全力的发挥出来了近战的能力,擅长远程攻击的也是如此。

    在这种战斗状态下,郑逸尘非但没有显得被动,反而更强了,修罗战意除了让他可以进入到更高级的战斗状态之外,和他交战的敌人也会被勾动战意,哪怕是性格阴险的人,也会在修罗战意的影响下,变得一往无前……大家都很勇。

    这也导致了这群人之间的配合出现了一些问题,那些擅长辅助的反而选择了攻击的方式,他们想要通过这种加强攻势的方式,一鼓作气的拿下郑逸尘,和他分一个真正的高低。

    一名战斗人员怒吼着,挥动着手里的战斧,沉重的斧子在郑逸尘手里的黑枪上留下了一道痕迹,露出了内部填充的钓鱼竿,于此同时,另一名战斗人员手中的刀从他背后划过。

    武器碰触到了红色的气膜之后,稍稍的遇到了一些阻碍才穿透过去,在郑逸尘背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下一刻这俩人吐血飞了出去,他们咬着牙带着不甘心的神色,忍住了身上被郑逸尘打出来的重伤,重新加入了战斗。

    “怎么回事?”

    旁观者清,释放天柱的世界里,那名金发男子看着侦察机传递回来的画面,露出了愕然不解的神色,那些侦察机关联着天柱,因此可以充当眼睛使用。

    他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看着郑逸尘不断受伤,认为战斗维持不了多久了,恢复力再强,受制于环境后也是有极限的。

    像是滴血重生这种恢复力,在他这个世界里能做到,在天柱汲取的世界里,滴血重生那种程度的恢复力,过去了也就耐打一些,最多掏心挖肺不死,能当一个内脏生产机器……

    郑逸尘的恢复力达不到那种程度,这么受伤下去迟早会被打死,可自己人的战斗方式却显得越来越奇怪了,一个个跟上了嗜血术一样,简直太奇怪了。

    奇怪的连原本的配合都没有了,辅助搞什么强攻啊?安心的给那些近战输出的友军援护和强化,不比你们打两下来的有用?

    “乱了,全乱了……”金发男子看着越来越激烈的战斗,脸上的喜色已经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忧虑,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情况的,但这种异常的情况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这才过去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啊,怎么一个个跟吃了枪药一样?

    “啊啊!去死啊!

    ”郑逸尘看了一眼那个之前被自己踹飞出去,口吐鲜血的战斗人员,对方手里的战斧已经出现了破损,郑逸尘手里挥动着手里的战棍,将对方重新抽飞。

    战棍是从另一个人手里抢过来的。

    再次被击飞的持斧者没有站起来,对方躺在地上不甘心的看着郑逸尘,明明就差一点便可以砍掉郑逸尘的脑袋了,结果被郑逸尘击飞,胸前遭到了重创,这一次是致命伤。

    他的不甘,怨恨以及战斗时散发出来的战意并没有消散,而是随着他的死亡继续笼罩在这片战斗的区域里面。

    郑逸尘的表情也越来越冷漠。

    一道光柱袭来,郑逸尘挥动手里的战棍去格挡,被这一道光柱击飞了出去,他没有任何迟疑的用黑枪刺在了一根光带上,将其刺断之后挑了起来,光带缠绕在了转动的黑枪上面。

    莫斯后续攻击过来的光柱碰触到了光带后威力骤降,郑逸尘顺手扣下来了一节光带丢到了嘴里。

    修罗战意只是让他进入到更为专注的战斗状态,又不是直接变成了狂战士,更为专注的战斗状态让他能找到机会做更多的事情。

    他是修罗战意的使用者,不是被影响着,被修罗战意影响到的人,反而会更像是狂化的狂战士那样,更加的沉浸于战斗当中。

    当然这也是相对的,郑逸尘若是不够强大,四周的敌人散发出来的战意太强,他也会受到同样的影响,现在郑逸尘的变化更多的是受到了魔念的影响,而不是修罗战意的影响。

    修罗战意本身就和血修罗中的魔渊七杀有关。

    神魔仙妖人鬼异……皆杀!

    郑逸尘手里的黑枪形态发生了变化,黑枪本身就是他的异常能力衍生物,虽然不能更为精细的塑造成别的什么东西,但改变形态还是可以的,长枪这种武器生成的速度最快,因此才会被他经常使用。

    况且这种东西的强度其实没有那么高的,只不过这种关联着他自身的异常能力衍生物也产生了变化,并非是物质变化,而是在修罗战意的影响下,表现出来的强度更高了。

    形态方面则是转变成了一把大斩刀。

    斩刀所过之处掀起了一片血雾,被修罗战意勾动的敌人也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但在攻击方面更加的疯狂,他们的情绪还没有崩溃,在修罗战意的影响下,他们只会想着更为疯狂的击杀郑逸尘。

    以此来抚平狂躁战意下的恐惧和畏惧。

    魔念如渊,随着战斗环境中可以被魔念所吸纳的负面力量越来越多,郑逸尘手里的斩刀也变得越来越狰狞起来。

    完整的魔渊七杀?

    现在就是了——

    一抹猩红的亮光充斥在莫斯的双眼里,唤醒了莫斯即将沉沦的理智,从被修罗战意勾动的战意狂暴状态下恢复过来。

    “这……到底怎么了?”他看着地上的尸体有些茫然,只是一场激烈的战斗,为什么回过神来死伤就近半了?战斗中心的郑逸尘浑身浴血,看起来随时都可能被击杀,而他带来的那些人也没有了原本的战斗节奏。

    一个个赤红着双眼,就和狂战士一样,死伤近半也维持着异常的高涨士气,从战斗的表现上来看他们也不是白给的。

    被郑逸尘手里的那把黑色的大斩刀砍死的时候,他们多少也能给郑逸尘带来一些伤害,但这是人多势众的结果。

    莫斯手里还积蓄着一个光球,这是他准备打出去的攻击。

    他身上携带着的一个首饰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就是这东西让他恢复了正常的理智,不,应该说是在他的理智彻底的沉沦之前才触及到这东西的触发阈值。

    他之前并没有失去理智,只是战意高涨,联想到郑逸尘能啃噬天柱的特性,他心里也是认为牺牲再大,只要可以击杀郑逸尘,那就值得。

    但是现在战意高涨乃至狂暴的状态没有后,怎么想都感觉刚才的想法太过鲁莽了,鲁莽到死伤近半了都觉得可以接受?

    现在清醒过来之后,他感觉到这种鲁莽的后果是多么的严重。

    迎上了郑逸尘那仿佛换了一个人的目光,莫斯心中一沉,非但没有散去手中的光球,反而凭着战斗的经验,第一时间加大了力量输出的强度,光球分散出来了大量的光线。

    光线和天柱蔓延出来的光带交织在了一起。

    他不像是郑逸尘这样,利用天柱的力量会导致自身严重的晶化,但这个时候不用这种方式那就没有机会用了。

    莫斯看郑逸尘不仅像是换了一个人,对方身上溢出的天柱能量更让他为之心季。

    而郑逸尘的速度,在莫斯的攻击刚刚关联上了天柱,他就对莫斯露出了一抹残酷的笑容,手中狰狞的大斩刀从身边的一个攻击者的腰间拉过。

    刀刃上的尖刺拉扯出来了破碎的血沫,被砍到的人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身躯迅速的干枯。

    黑色的大斩刀上面沾染的血液也迅速的消失,始终都保持着黑色的武器四周扭曲了起来,郑逸尘身边围攻者尚未接触到他就被震飞了出去,他们还没有落地就被澹红色的毁灭力量命中,当场变成了血雾。

    ——魔渊七杀!

    在莫斯眼里,毁灭性的澹红色力量迅速的来到了他的面前,这种毁灭性的力量中还有天柱能量的存在,他嘶吼着放出了手里的攻击,但这样的攻击面对郑逸尘这宛若是行刑的横斩完全没用。

    脆弱的反击第一时间就被击溃,莫斯身上的一些首饰纷纷炸裂,毁灭性的力量将他变成了血雾的一部分。

    横扫出去的攻击趋势不减的向前掠取,和天柱撞击在了一起,在这一击下被砍出来了一道超过一半的缺口,剩余的部分也带着玻璃即将碎裂的裂纹,之前天柱就被郑逸尘砸出来了不少裂纹了。

    现在这一击则是将那些裂纹带来的损伤完全引爆。

    天柱的另一端,金发男子看着这一幕,带着震撼的表情,他这边的天柱还是完好的,可那些围绕着天柱的光带已经超过八成的部分变得暗澹了,修复天柱并不难,难得是郑逸尘还在那边啊。

    他看着监控中的郑逸尘神色冰冷的抬起了一只手,围绕着他的那些血雾尽数的汇聚了过去,和他手中散发出来的血色力量交融在了一起。

    “发生了什么事?”而在这个时候几道流光落在了金发男子的身边。

    金发男子露出了苦涩的表情:“莫斯大人和他带去的人……全死了。”

    “?”过来的强者露出了愕然的表情,怎么回事?他们得到了消息之后就立即赶了过来,这才几分钟就团灭了?

    凭着莫斯反馈回来的消息,还有那个世界的环境条件,一百多个在那个世界里可以说是超人的存在啊,就这么团灭了??

    这不是玩笑……

    看着金发男子调出来的录像,他们沉默了下来,特别是郑逸尘最后的那一刀,团灭了莫斯带过去的人不说,还顺带的将天柱砍出来了一个接近拦腰断裂的缺口。

    这他妈什么见鬼的代行者??

    他们看着远处的一些光柱沉默,这个世界的放出的天柱很多……不缺这么一根。

    即时监控中,他们可以看到郑逸尘身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身上除了衣服破烂了一些之外,状态显得很好,他甚至抬头看向了天空,露出了残虐的笑容。

    让金发男子头皮发炸,即使是通过监控看到郑逸尘砍出来的那一刀,依然让他内心对这个代行者充满了阴影:“他,他想要过来?”

    “关闭这个天柱吧。”看郑逸尘重新向天柱走了过去,化光而来的一名本土强者说道。

    郑逸尘在低环境中都能打出来那种攻击,对方真的顺着天柱过来了,那他们这边多半也会出事,虽然高环境中有着更强的强者,可这个代行者在高环境里能发挥出来什么样的力量却不明确。

    万一对方过来了之后直接就是这个世界的顶级战力,哪怕是顶级中的末尾,想要砍死他们也不难,即使之后这个世界里的顶级力量过来了,对方也能因此脱身,顶级战力很难秒杀顶级战力的。

    况且……一个世界里的顶级战力未必有异象适应力,但代行者一定有非常优秀的异象适应力!

    换句话来说莫斯带过去的那些战力全都是有着异象适应力的人,现在全是了,血亏!

    继续填人头对付郑逸尘?打死了对方还好,打不死的话那沉没成本会进一步的加剧,更重要的是那家伙真的打算过来!

    “是。”金发男子得到了指令,慌忙的操作了起来。

    郑逸尘这边他看到了天空中厚重的云层如同龙卷风一样,转动着覆盖向了下方的天柱,整个天柱也随之扭动了起来,大地震颤,在地震出现的那一瞬间,地堡内的人工智能莉莉丝就驱动了摩托车,迅速的从通道中跑了出来。

    在郑逸尘眼里,被旋转的乌云缠绕着的天柱开始回缩,如同被拧走的螺丝一样。

    随着天柱的回缩,顺着大地蔓延出去的那些光带也被扯了出来,这些光带越是接近天柱越是坚固,远离天柱的那部分虽然也像是钢丝缆绳一样,但足够强的攻击还是可以切断的。

    光带的强度很高,可随着这种超大范围,甚至能引发地震的强行抽离,依然有着大量的光带断裂,震耳欲聋的卡察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郑逸尘抬头看着天空,大量光带将他所在的区域覆盖了起来。

    紧绷着的光带就好像束缚着地下的某种东西,但因为时间不够,强度不够,随着天柱的抽离无法将其扯出来,只是改变了地形,将郑逸尘所在的平原变成了高原。

    “发,发生了什么事?”郑逸尘经过的城市内遇到的那名大衣男子面露惊恐,双手却紧紧的抓住手里的望远镜。

    他看到了天柱正在抽离。

    十几公里甚至上百公里的光带从地下被扯出,越长的光带就越是粗壮,但随着天柱的抽离,那些光带也无法承受住过于强大的拉扯力量,一根一根的断裂,断裂之后的光带尚未落在地上就散成了碎光。

    而天柱抽离引发的地震甚至蔓延到了他这边,让大衣男子站都站不稳,甚至有些巨大的光带从他所在的城市地下被扯出,将城市一分为二,莫名的,他想到了前段时间遇到的那名骑着摩托车的青年……

    他向后走了两步,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一方面是地震的影响,另一方面则是他踩到了冰。

    “结冰了??”因为穿的很厚,大衣男子摔倒了也没受到伤害,他更惊讶于地上的一层冰。

    环境依然很冷,但这种冷似乎恢复了正常,不像是之前那样,一些自然现象都被扰乱了,明明温度能冻死人,但水却不会在这种低温下结冰,一些冷库里的冰倒是还存在。

    可就是这种矛盾感才让人难以理解。

    同样是低温,为什么暴露在环境里的液体不会冻结?

    可现在随着天柱的抽离,这种被扰乱的自然详细开始恢复了。

    大衣男子扯掉了自己的手套,伸手在导致自己摔倒的冰上面摸了一下:“真的是正常的冰……”

    他站了起来,看向了远处,隐藏在这个城市里苟且偷生的其他人也都逐渐的跑了出来,看着正在拔高的天柱,大衣男子感觉自己身上有些燥热,似乎穿的有些厚了。

    “断了?”他看着那一道扯出来了大量光带的天柱升到了一定高度后,主体的部分似乎也承受不住压力的样子,尾端的部分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随后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响起,扯出来大量光带的天柱尾端彻底的断裂,少了那些从地下被抽出的光带拉扯,尾部断裂的天柱迅速的缩回了云层里面,厚重阴沉的乌云迅速的消散。

    大衣男子看到横穿他所在的这个城市里的那些巨大光带落地前就散成了碎光。

    一些碎光还飘到了他这里,他伸手接住了一片如同融化的雪花一样的光点,感觉有些冰凉,没等他仔细去看,光点就彻底的消失不见。

    他脱下了自己身上显得沉重的厚重大衣,之前穿这么厚是为了避免冻死,而现在在阳光的照射下,他已经浑身冒汗了,外边依然很冷,但不需要这么厚的衣服保护自己了。

    “世界被拯救了……吗?”

    卡——

    狰狞的大斩刀上面浮现出来了一道细小的裂纹,少了修罗战意的影响,这把武器的强度直线下降,再加上魔渊七杀的负荷,强度下去后的武器迅速的崩碎。

    于此同时一起断裂的还有抽走的天柱,天柱的尾端本身就快被郑逸尘斩断了,抽离的时候进一步的扩大了那些裂纹,天柱想要强行扯走的部分最终是留了下来,少了天柱的影响,所有的光带都开始消散。

    看着天空飘落下来的那些碎光,郑逸尘冷漠的表情逐渐的恢复了过来。

    “……”感受着大地的震颤,郑逸尘来不及回顾刚才那种魔念入脑的状态,骑着在人工智能莉莉丝的驱动下跑过来的摩托车,迅速的离开了这片充斥着大量碎光地方。

    少了光带的之城,被硬生生拔高的平原开始了新一轮的崩塌。

    脱离的路上,郑逸尘看到了那些大量的载具残骸,尸体,都被因为崩塌而震动的大地埋葬。

    “各位再见。”

    死在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因为对抗天柱那边到来的敌人而阵亡的,甚至来投放核弹的人也都是冒着生命危险那么做的。

    “——报告,确定天柱已经消失,申请返回。”

    “申请通过。”

    一架战斗机调转了方向飞离了天柱所在的区域。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