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都市小说 > 寻宝全世界 > 第1节 我刷过这个埂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阿克塔什河谷。

    走在干涸河床上,抬头瞄一眼火辣太阳,张景已经麻木,出来七天,没有找到一块陨铁。

    想放弃回去休息,可条件不允许,他是有女朋友的人。

    需要钱支付生活开支和住宿花费。

    回想两年前的今天,当时也是六月,他刚刚毕业,莫明觉醒寻宝系统。

    寻宝系统类似电工的工具箱,里面有很多工具,张景的起始寻宝工具像金属探测仪,肉眼可以看到面前(含地下)两米范围内金属。

    得到系统之初,张景在家附近寻宝,发现地下到处都有金属提示,以为是古币、稀有金属。

    辛苦半天挖出来的全是废铜烂铁和不值钱流通硬币。

    如此,张景只能远走它乡,孤身来到西疆寻找金属陨石,开启更苦逼人生。

    就要被晒晕,张景拖着疲惫身体走到河床旁边一块类似跳板的石头下面避阴凉。

    卸下背包,取出水,当他仰头时,目光微愣,内心错愕。

    野外如果有陨石,正常情况都在脚下。

    悬在头顶上,第一次听说,也是第一次见。

    这是好事情,证明它存在时间一定非常久远,经历过河流改道,山川改貌。

    就在张景打算动手挖掘时,远处轰隆隆开过来一辆大马力皮卡。

    一阵漫天灰尘落下,汽车停在五米外。

    “张景,”李明城跳到下车,打招呼问,“收获怎么样?”

    李明城,三十岁,山东汉子,职业寻宝人,入行较早,找到过不少好东西。

    张景刚入行就认识他,同住一个旅馆,一起喝过七八次酒,算是朋友。

    抖抖背包,张景一副热化模样。

    “我刚从省城出来,车里有充足绿色蔬菜你要不要?”

    “不用,”张景婉拒,“我已经出来一个星期,最迟明天就回去,不需要食物。”

    “要么给你一杯黄瓜汁,冰的。”

    张景一头黑线团,这个埂他视频刷过,“你想说什么?”

    “我两次看见肖静坐进同一辆豪车,我想跟你说的是,好女孩多的是,别冲动。”

    张景嘴巴动动,说不出一句话。

    李明城心里同情张景舔到最后一无所有,上车离开。

    好一会,张景才走出异常情绪,深吸一口干热空气,先是打开手机摄像功能,固定位置拍摄,然后使用铁铲,猛戳头顶枯石。

    目标镶嵌在枯石里面,担心伤到陨铁,张景从中午小心翼翼敲傍晚,才将它完整取出。

    形状如完整花生,大小如儿童文具盒,约五斤重。

    入行两年,这是张景找到的最大一块铁陨石。

    开心是开心的,但不能高兴太早,因为市场上价格很乱。

    原因之一是假货太多。

    即使是真,也没有固定价格,大多数价格不贵,价值百万陨石很少。

    影响价格因素很多。

    分材质:石陨石、石铁陨石、铁损石、玻璃陨石等等。

    分出处:无名陨石、月球陨石、火星陨石等等。

    价格从每克10~100000元之间不等,跨度大到夸张,真实价格普遍都在1000每克以下。

    不知道准确价格,张景心里大概有杆称,手里这块是铁陨石,排除它来自月球和火星,大概率属于无名陨石。

    如此,它的价格大概是800~1500元每克。

    第二天下午,张景走出荒漠,搭汽车回到西疆省城。

    因为不识手里铁陨石真正价值,还担心被精明商人诓骗。

    张景把电话打给专家,对方是西疆大学副教授,专业跟古物有关,对陨石也有研究,同时也接鉴定私活。

    一般情况,那怕是副教授,都不屑也低层次寻宝人打交通。

    对方之所以接地气,是因为老婆需要天天吃没有进医保的进口药维持病情稳定。

    双方约定在学校北门蓝山咖啡馆见面,张景先到,对方后到。

    “你好徐教授。”张景站起来朝对方打招呼。

    徐教授全名徐泽洪,六十多岁,微胖,戴着一副厚厚眼镜。

    徐泽洪招手道,“坐吧,先把签定费给了。”

    不是第一天入行,张景知道规矩,双手给对方递过去三百块钱。

    “什么好东西让你风尘仆仆?”徐泽洪好奇问。

    张景从背包里取出花生形状铁陨石,轻轻放在桌子上。

    徐泽洪表情错愕,“怎么会这么大?”

    老男人取出白手套戴上,端起陨石放在眼前仔细打量。

    接着又拿出放大镜,几乎把眼睛贴在上面。

    打量半响,徐洪泽喃喃道,“铁损石,密度较高,这么大比较罕见。”

    “大概可以卖到多少一克?”张景关心问。

    “更详细需要带到实验室鉴定,费用三千,你另外需要补两千七;

    我会给你出一份详细鉴定证书,大概需要六小时,天黑前你来拿走。”

    现在是下午四点,十点天黑,刚好六小时。

    张景爽快答应,徐泽洪在西疆鉴宝行业内部名声响亮,信誉有加。

    经他鉴定过的东西,如果是真,往往还能多卖半成价格。

    陨石交给徐泽洪,张景在附近逛夜市,路过之前多次光顾的羊杂小吃摊,触情生情想到肖静,谈半年的女朋友,平时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嘴里怕化。

    如果不是李明城告知,张景万万不会相信肖静骑驴找马,出轨背叛。

    小吃摊老板四五十岁,当地人,没有留胡须,还记得张景是老客户,热情招呼,“小伙子,来份羊杂?”

    “给我来十块钱。”老板很热情,张景不好意思拒绝,十块钱不算多,意思一下。

    速度很快,提前切配好的,老板用一次性纸碗称出十块钱羊杂递到张景面前。

    “小伙子,我还有一女儿没男朋友,你们加个VX吧。”

    “我有女朋友。”张景下意识回答。

    “我记得你女朋友,昨天晚上和另一个男人出来吃夜宵,看他们很亲密,我以为你们分手了。”

    原来这是老板善意提醒。

    感叹这个世界好人多,李明诚玩埂提醒,夜宵摊老板转弯提醒,都怕伤到张景可怜自尊心。

    “再给我称二十块钱羊杂。”

    说话时张景推开冰箱玻璃门盖,从里面拿出一罐橙装大乌苏,啪一声打开,仰头畅饮一口。

    夜宵摊老板意外,“我以为你会伤心。”

    “本来是的,”张景语气凡尔赛,“但我刚刚找到一块五斤重铁陨,实在是很难伤心。”

    食客不止只有张景一个客人,其他还有五六人,齐齐目光羡慕看过来。

    夜宵摊老板微微一愣,双手连忙在围裙上擦试,拿出手机递到张景面前,“来,加一下我女儿VX。”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