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都市小说 > 寻宝全世界 > 第70节 渣女?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白银不提,张景自己能搞定。

    “有一些制作多点靶向药的基本原料索拉非尼,你有办法处理吗?”

    李星脑回路有点跟不上,不确定问:“索拉非尼?”

    “是。”

    “你怎么有那种东西?”

    “寻宝意外得到。”

    “大概多少?”

    “100斤左右。”

    “一百斤!”李星眼睛变大,“你打算卖多少钱?”

    “我不知道价格。”

    两人快速一问一答,如果不是因为温丽,张景不会相信李星,更不会对他说许多。

    “需要送到香江,不管最后多少成交,七成是你的。”

    “我自己送!”张景语气肯定。

    李星吓一跳,担心张景弄不清楚情况,语气十分严肃提醒,“100斤,你很难保证你的人不会背叛,如果运输过程中被抓住,你大概率会被牵连,坐牢一辈子。”

    “不敢拿小命开玩笑,”张景语气,“我能安全送到。”

    见张景吃铁锭,李星允诺道:“如果你能送到香江,可以得到最后成交价的九成。”

    张景点头同意。

    在1032庄园停留一小时,张景驾驶皮卡带艾吉丝返回白鱼小镇。

    经过碎石路中途,偶遇对面开过来一辆警车,瘦高个警察乔提前摇下车窗,热情打招呼,“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听说冠军马场打算参加今年的西雅图杯,这事是真的吗?”

    “是真的,大将军参加3200米,死不了参加1600米。”

    “这是好事情,”乔兴奋道,“我一定会到赛场给‘大将军’和‘死不了’加油助威。”

    “谢谢,”张景客气道,“我担心他们跑不出好成绩。”

    “成绩不重要,白渔小镇从未参加过西雅图杯,这是一次壮举。”

    简单客套几句,张景先是把艾吉丝送到马场,自己返回酒庄。

    凶宅客厅,更换新家具后,丁佳琪和屈小青怀里抱着靠枕,背靠壁炉正在看破产姐妹,里面有很多搞笑对话,还有一些荤段子。

    不知看到什么桥段,两人乐不可支。

    “张大哥,”丁佳琪对张景招手,“你快过来,太好笑了。”

    张景走到女朋友身边坐下,陪她一起看着电视。

    电视剧里,女二号卡洛琳原本是一名家境优渥的富家女,由于父亲涉嫌操纵庞氏骗局锒铛入狱而家道中落。

    除一匹骏马,她一无所有,还是因为那匹马,卡洛琳被整的狼狈不堪。

    故事诙谐幽默,背后还有一些无奈和心酸。

    时间渐渐流失,室外冰冷,室内温暖如春,丁佳琪在张景怀里慢慢困熟。

    张景也慢慢困熟,两人依偎在一起。

    ....

    第二天周末。

    张景然把丁佳琪和屈小青送去学校,然后带着背包,直奔机场。

    虽然有秘银空间,但两手空空容易引人怀疑。

    快到机场前,担心飞机餐不好吃,路过麦当劳,张景买来两桶炸鸡块放进背包。

    虽说是速生鸡,虽说大街上一半是胖子,腰似水桶,屁股似沙发。

    但是味道好。

    据说,世界上对舌头和味觉研究最深的科学家都在几个顶层食品公司工作。

    以前以为只是谣言,现在看来大概率是真的。

    不过,炸鸡因为太香,安检不给过。

    尴尬!

    这要是两桶牛奶,张景还能拼一拼,两桶炸鸡太多,而且吃多油腻。

    一名眉清目秀帅哥,说的是粤语,手里拖着行李箱走过来问张景,“兄弟需要帮忙吗?”

    “来吧!”张景把炸鸡递过去一桶。

    “我叫郭跃,”说话时郭跃接过炸鸡,“我正好饿,这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张景明确提醒,“我虽然看着很man,但不是同。”

    郭跃微微一愣,旋即呵呵大笑,“你误会了,我只是看起来粉,也是真男人。”

    话不多说,其他人已经开始登机,两人蹲在旁边大快朵颐,赶在最后三分钟进入飞机舱。

    张景买的是经济舱,郭跃买的是商务舱。

    拉住张景,郭跃大方道,“你请我吃炸鸡,我请你升舱。”

    张景没想到还有这好事,爽快答应。

    因为飞机中途在东京停三小时,出发十九小时后到香江。

    落地,张景直接住进酒店,休息一天一夜后,之后开始放荡不羁生活。

    逛商场、览美景、泡夜店、看赛马、尝美食。

    落地第十天,跑到乡下,张景租下一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乡村民宿。

    第十二天叫来李星,交割四箱索拉非尼。

    李星仅仅半小时就到,见到四只金属箱,像见到外星人似的,“不可能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存办法,”张景大言不惭道,“100斤都在这里,东西交给你,我赶时间,着急回去。”

    “你真着急嘛,”李星嘀咕,“为什么在香江玩十多天?”

    张景跳脚,“你跟踪我?”

    李星避开不答,歪头思考,半响试着问,“你是不是买通航空公司?你有多少成员?”

    “它们大概值多少钱?”回答不出,强制转移话题。

    “价格没有想像那么高,买家只愿意给每克600米元。”

    张景惊呆,“这还不高?”

    李星表情不变,像是见过无数大风大浪,“5毫克量索拉非尼卖给病人是120~140元RMB一剂;

    1克等于1000毫克,按120元RMB计算,它值2.4万RMB每克,换成米元约3600每克。”

    张景呵呵,李星算的是终端价格,病人是这个价。

    环节倒推,制剂厂家要赚钱,医院要赚钱,中间商要赚钱,每个环节还要收税。

    试想农民一斤苹果才卖七八毛,超市里要七八块,对比之下,能卖600米元每克,张景相当知足。

    600米克每克,100斤,按当前汇率,总共3.7亿米元。

    减掉10%佣金,减掉9%税费,依然还有3亿,果然应上那句话,所有一夜暴富的机会都写在刑法里。

    没其它事情,当天乘飞机离开香江,还是经济舱。

    这次运气不错,临坐旁边是个美女。

    真美女,还是个模特,五官八分,身高腿长,大波浪长发那种。

    “你做什么工作?”美女模特问张景。

    “养马。”

    “这是个好工作。”嘴上说的好,实际女人并不这么认为。

    或许是太无聊,沉默十多分钟,女人又问张景,“你有没有遇到过渣女?”

    想到肖静,张景肯定点头。

    “别难过,”女人生硬安慰,“多谈几个就不伤心了。”

    “为什么?”张景心不在焉聊天。

    “疼习惯了。”

    张景呵呵,这女人嘴巴还真‘贱’。

    闲着无聊,张景问女人,“你们如何避免嫁给渣男?”

    “任何事情都是熟能生巧,多谈几个男朋友就行,肯定能找到好的。”

    张景语塞,这句话有错吗?

    好像错了,又好像没错。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