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一章 她人呢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三更天,宣德侯府的屋宇楼阁隐在暗淡的天光之中,黑底金字的匾额受风雨剥蚀,早已不复当年煊赫。

    屋檐湿哒哒的,时不时滴下铜钱大的残雨,重重的砸在青石地上。

    李清懿从床榻上起身,唇角抿得紧紧的,看着那边的妆台。

    妆台上摆着一面月宫菱花纹琉璃镜,不同于寻常铜镜只能隐约照见面容,这琉璃镜照人纤毫毕现,连皮肤上细细的纹路都能看的十分清楚。

    可这琉璃镜在她入京之后就被收了起来,直至她被母亲送给大太监秦增当玩物,也再没见过。

    眼下,又怎么会出现在她面前?

    她对着镜子出神,一个人影从屏风后转过来,看见她坐在那里愣愣的发呆,轻声问:“姑娘怎么醒了,可是担心郡主到府的事?”

    李清懿下意识的将目光挪到了说话的人身上。

    丫头菘蓝倏然被如此冷厉的眼神盯住,吓得打了个哆嗦。

    而李清懿的眸子也瞬间凝固住了。

    眼前的菘蓝眉眼青涩,神情稚嫩,十三四岁的模样,哪里是那个跟她一起闯过无数腥风血雨的心腹丫头?

    仿佛是被盯了太久,菘蓝禁不住疑惑问出了声:“大姑娘,您怎么一直发愣?”

    大姑娘?

    菘蓝明明已经叫了她多年的夫人。

    李清懿倏然转了目光,一寸寸看向这屋子。

    她终于知道醒来时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

    这不是她跟秦增在京城的屋子,而是她在扬州李家时的居所,是她住了十四年的闺房!

    李清懿怔怔走到妆台前,琉璃镜中映照出同样稚嫩的脸。

    她伸手,指尖触在琉璃镜上一片冰凉,与镜子里的人连接到一起。

    仿佛神魂合一,她脑中猛地惊起一个念头,随即抄起一支簪子刺向自己的掌心!

    “大姑娘!”

    菘蓝惊呼一声上前去抓她的手,却没来得及。

    李清懿看着手心不断充盈涨大的血珠,感受着那股尖锐的疼痛,心神震动。

    菘蓝见她有些疯魔的模样,上前揽住她,哄道:“大姑娘,可是害怕去京城?若是不想去,咱们便不去。”

    听到“去京城”三个字,李清懿心神巨震。

    她回到了五年前!

    她竟然回到了五年前!

    那秦增呢?

    秦增也回来了么?

    菘蓝红着眼眶:“当初郡主抛下你们父女和离改嫁,这么多年对您不闻不问,这次突然要接您去京城,兴许不是什么好事,奴婢这心里,总是突突跳个没完……”

    听着菘蓝的话,李清懿渐渐平静下来。

    这话,真让菘蓝给说对了。

    李家原是先帝时封的宣德侯,在公侯遍地的京城,也算中上之家。只是早些年老侯爷替罪臣说话,糟了当今皇上厌弃,从此走了下坡路。

    唯独李家长子李至丰神如玉,愈发耀眼,是满京城闺秀眼中的如意郎君。

    被太后宠坏的元衡郡主偶然得见,顿时为其所倾倒,不顾李家门庭败落,苦求太后娘娘多时,终于得偿所愿,下嫁李至,生下了李清懿。

    夫妻二人新婚燕尔也算恩爱甜蜜。

    可好景不长,李至路遇盗匪被伤了腰,从此瘫痪在榻。

    元衡郡主金尊玉贵,哪里受得了自己的丈夫是个废人,没多久就抛下他们父女,和离再嫁给了年少风流的新科状元魏世成。

    李至身心皆受重创,一病不起,没多久就离世了。

    彼时,元衡郡主是太后娘娘最宠爱的外孙女,权势滔天,为所欲为。

    然而时移世易。

    李清懿长到十四岁时,魏世成早已借助太后的势力在京城站稳脚跟,想要更近一步只需等一个契机。

    元衡郡主却人老珠黄,大靠山太后娘娘也已仙逝。

    丈夫日渐脱离掌控,让元衡郡主惶惶不安,于是她想到了自己的长女。

    想用自己曾经狠心抛弃的长女换一个契机……

    夜风吹的窗棂哐啷作响,惊醒了李清懿的思绪。

    上次,她是怎么回答的菘蓝?

    她说:“母亲和离改嫁,是受太后娘娘逼迫不得已而为,她有了新的夫家,再牵挂着我,定要被夫家不喜,且我又有祖父祖母照拂,无需她担忧,这才一直没来找我,如今祖父祖母都去了,她惦念我,自然想了办法接我过去。”

    李清懿自嘲的笑了一声,自己那个时候,可真是天真。

    和离改嫁分明是元衡郡主自己的意愿,只不过太后娘娘宠爱她,才帮她出面担下了这件事。

    菘蓝见她不说话,又劝道:“兴许,咱们该老老实实呆在扬州,二老爷二夫人总不会将您随意打发了,等来年寻一门合适的亲事,一辈子也能过的安稳和乐……”

    李清懿砸么着她说的话,句句都是肺腑良言,不愧是她的好菘蓝,但,她得去找秦增。

    “京城还是要去的,但咱们得好好打算打算,不能处处都顺了她们的意。”

    菘蓝有些不明白,不能顺了谁们的意?

    李清懿看她一眼,温笑了一声,说:“先睡吧。”

    菘蓝憋着疑惑熄了灯火,一晚上翻来覆去。

    李清懿却睡得格外踏实香甜,早上起来的时候,神清气爽,早膳都多吃了几口。

    随后就有人来报信,说元衡郡主一行已经到了扬州百里外,午时就能进城。

    李清懿闻言淡淡“嗯”了一声,就像是听了个不相干热闹,没什么太大反应。

    菘蓝支吾道:“姑娘,您若是想跟着郡主回京城,还是要客气些……”

    李清懿还没答话,李家的二夫人阮氏,她的二婶就进了门。

    “清清,郡主都快进城了,二婶陪你去迎一迎吧!”

    李清懿一双妙目在她脸上流连片刻,神情如往日一样乖巧,只是说出来的话,透着丝丝倔强。

    “当初父亲被盗匪所伤,她不顾伤残父亲,抛弃我们父女改嫁新科状元郎,活生生把父亲气死,二婶说说,迎了她,将我父亲置于何地?将咱们李家的颜面置于何地?”

    阮氏噎了半晌,“二婶也是为了你好,到底她是你的母亲,以后你若要跟着她过活,可不能时时把旧事挂在嘴边。”

    李清懿闻言垂下眼眸,眼泪说来就来,剔透的水珠盈盈的挂在睫上,“二婶这是嫌我拖累了,要将我赶到京城去?”

    阮氏叹了口气,掰开了揉碎了,将这其中的利弊讲给李清懿听。

    “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做女儿的人,一个孝字大过天,也不该失礼,到时候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也不好,你先收拾收拾,二婶去前面等你。”

    李清懿闻言心里冷笑,女儿?

    元衡郡主有把她当成女儿么?

    她为了荣华跟权柄将自己送给一个太监,算什么母亲?

    菘蓝看着阮氏出了门,迟疑说道:“郡主不会是给了二夫人什么好处吧,她这般卖力说服姑娘?”

    “二婶最迫切得到的,无非就那么一件。”

    “爵位?”

    李清懿赞赏的看她一眼:“父亲英年早逝,咱们家这宣德侯的爵位是应该落在二叔头上,可惜祖父过世之后,二叔几次往上边递了请封的折子,都没激起一点回音儿。这都成了二婶的心病了。”

    菘蓝怒道:“当初二房是怎么答应老夫人的,说要好好把你送嫁出去,决不委屈您半分,如今老夫人才走了两年不到,她们就半个字都不记得了!还为了一个空头爵位,把您往郡主那里塞!”

    菘蓝说了这话,才想起李清懿昨晚明明白白跟她说了要去京城,顿时停住了话头。

    “二婶没有坏心,也不过是想为李家留下一个爵位。”

    阮氏跟前世的她一样,都想的太天真,低估了元衡郡主的狠。

    “好了,先别琢磨这些了,替我换身衣裳吧,我那母亲,也该到了,咱们可还得打起精神,戳戳她的肺管子呢!”

    李清懿摆明了是想要元衡郡主不痛快,菘蓝有些摸不准她的意思。

    既要去京城,又不想给郡主好脸色?

    这能行吗?

    李府大门口,金漆雕饰的马车缓缓停下,从里面走下来的妇人三十来岁,衣饰华贵雍容,神情倨傲,正是李清懿的母亲元衡郡主。

    二夫人阮氏连忙迎上去:“臣妇见过郡主,郡主金安。”

    元衡郡主扫了一眼这故门旧地,心头涌起一丝厌烦,对二夫人提不起精神寒暄,眼神逡视一圈,却没见到最该见到的人,眉头便狠狠皱了起来:“她人呢?!”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