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七章 传言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徐妈妈站在门口听了丫头的禀报,面色一变。

    她是魏老夫人的心腹妈妈,平日里言谈举止近乎看不出端倪,这会儿听了丫头的话却变了脸色,分明就是出了大事。

    魏老夫人问:“怎么了?”

    徐妈妈有些犹豫。

    二夫人看了眼元衡郡主额角上的伤,挑了挑眉,以茶盏遮面,没有做声。

    三夫人却耐不住好奇,开口说道:“徐妈妈,当着老夫人的面,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徐妈妈蹙了蹙眉,当着老夫人的面当然能说,当着你们的面就不太好说了。

    不过这事就算她现在不说,之后府里其他人也一样会知道。

    于是她开口说道:“听说郡主去扬州时,在李家祠堂痛哭忏悔,在……灵位前跪了整整一个下午……现在整个京城都津津乐道,处处都在谈论此事,还说,当初大老爷在郡主和离前就……”

    元衡郡主的脸色冷下来。

    偏二夫人还懵懂好奇的问了句:“咦?大老爷在郡主和离前就怎么?”

    三夫人看着她一脸懵懂无知的模样,心中冷笑,就你会装。

    元衡郡主冰冷的目光朝二夫人看过来,二夫人如若不觉,好似方才真的只是无心一问。

    她看着元衡郡主,关切之色溢于言表,“郡主,方才我便见你头上有伤,可人多口杂,我也不好问出口,这伤,可是去李家的时候弄的?那传言……也不知是谁这么缺德,这般胡编乱造!”

    元衡郡主将目光瞥向一边,仿佛躲避什么污秽一般,“多谢二弟妹关心,也不过是不小心磕碰了一下,那些传言,自然是子虚乌有的事。”

    平日元衡郡主对二夫人并不如何亲密,二夫人却总能表现的亲切如常。

    她听了元衡郡主的解释,露出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不再询问。

    三夫人却有些云里雾里,疑惑的看向魏老夫人。

    魏老夫人的脸色跟着阴沉下来,看着元衡郡主的目光噙着不满。

    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真是枉为一介宗妇主母!

    要不是有太后宠爱,这愚蠢的性子,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个年头了!

    如今太后殁了,她不老老实实想着如何在魏府更有脸面的过下去,竟然做出此等蠢事来拆夫家的台!

    还耍什么郡主的威风!

    魏老夫人咬了咬牙,竭力遏制着胸腔中的怒意。

    “你们都散了吧,我有话要跟郡主单独说几句。”

    众人虽然不想走,却不敢违魏老夫人的意,目光在元衡郡主身上来来回回打量半晌,才拖拖拉拉的走了。

    顷刻间,室内静了下来。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窗棂透过来的光束中,飞尘乱舞。

    元衡郡主坐在长媳的位置上,虽比上首的魏老夫人矮上一截,视线却几乎与魏老夫人齐平。

    她微微昂着头,不等魏老夫人询问便主动开口:“传言的事,我会尽块处理好,老夫人无需担忧。”

    魏老夫人听她言之凿凿,眸光明灭一阵,不置可否,细细问了此行去李家的细节。

    元衡郡主当然不会说自己是糟了李清懿的算计。

    “我也不过是基于对李老夫人的尊重,才在李家祠堂上了柱香,谁想传到外面,就变成了那样不堪的传言。不过老夫人放心,无论那些人如何谣传揣测,我行的端坐得正,这点风,吹不倒我元衡郡主。”

    魏老夫人那双戾眸仿佛能看透人心,她瞄着元衡郡主的神色,眯了眯眼。

    “李家老夫人,毕竟也曾你的婆母,你前去祭拜也无可厚非,不过,歪风吹的多了,不倒也要病邪入体,对郡主和魏家的名声都不是好事,还是莫要太大意了,尽快平息为好。眼下,李家那丫头是重中之重,这两件事,也够你忙活一阵。家里琐碎事多,操不完的心,我先让二房三房先帮你管着,你便不用在这上面费神了。”

    元衡郡主呼吸一滞,袖中的手暗暗握紧。

    执掌中馈,是当家主母应尽职责,也是一府之中权利的象征。

    老夫人竟然要夺她的管家权?

    魏老夫人不等她回答,又开口说道:“过几日,是德清大长公主的芳华宴,帖子已经送到各府,你便带着李家丫头去走走,见见人。”

    沅水畔,重华宫,是今上唯一还在世的姑母,德清大长公主的居住的行宫。

    德清大长公主年逾花甲,却仍喜爱鼎盛繁华的热闹,每年入夏百花生香之时,都要邀请京中有头有脸的人家前来赏花。

    各府夫人太太借着芳华宴给自己儿女相看儿媳女婿已是心照不宣的惯例。

    李清懿去露露脸,之后也好见机行事,做下一步的安排。

    元衡郡主想到李清懿,心中满是不安,这丫头,会乖乖听从魏家的安排么?

    不过,她不听也得听!

    只要能借李清懿使魏家更进一步,看魏家这些魑魅魍魉还有什么话说!

    中馈?

    就先借她们玩几天!

    想到这,元衡郡主起身:“此事我心中有数,老夫人放心就是。”

    魏老夫人点头:“你去吧。”

    看着元衡郡主出去,魏老夫人看向徐妈妈:“你觉得这丫头如何?”

    徐妈妈知道魏老夫人心中已然有了决断,她也不必多说什么,只恭敬道:“识趣,知礼,长得也好。”

    “嗯。”

    魏老夫人沉沉嗯了一声:“她身边那几个丫头很不错,看样子是几个忠心的。”

    徐妈妈眸光一闪,只听老夫人又说:“不过,这么几个人,哪够伺候的。”

    “奴婢明白,一定寻几个好的给李大姑娘使唤。”

    *****

    这边李清懿出了鹤延堂。

    魏府的下人纷纷行礼,目光中无不带着好奇之色。

    李清懿神情自若,一点也不像是在旁人府上,看样子,就如同在逛自家后花园。

    等出了众人的视线。

    菘蓝低声说道:“魏家这份热络,都把奴婢给吓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是他们十代单传的亲孙子呢!”

    李清懿心道,她现在,可比魏家的亲孙子还重要呢。

    蘅芜在一旁插言说:“这二夫人和三夫人,面上看着虽和善,却未必好相与,还不如郡主冷着脸来的实在些,起码在面上能看出些什么。”

    李清懿勾唇一笑:“二房三房暗流涌动,但在对付郡主的事情上,她们可是一致对外。”

    “她们想压郡主一头?”

    “没了太后,郡主现在不过是个空头郡主,那点皇家血脉,已经撑不起她的脊梁了,还有谁会真的畏惧?只要明面上过得去,背地里必定会手段尽出,将这些年在郡主那里受的窝囊气都讨回来。”

    要不然,元衡郡主何必急巴巴来找自己呢?

    还不是怕魏世成将她抛到脑后,怕自己成为天下人的笑柄,怕自己连一个小小的后院都威慑不住?

    “所以说,她若不把自己的头高高抬起来,冷面对人,拿出些威势,以后还怎么在魏府立足?笑脸可捂不热二夫人三夫人这些人。何况,她早已习惯了高高在上,倨傲骄横是刻进骨子里去的。”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