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九章 可怕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李清懿抬步往里面走。

    这会儿要面见的,就不仅仅是后院的女眷,还有府里的几位老爷和哥儿。

    魏世成,毫无疑问是魏家最具话语权的那位。

    他这人,肯讲情份的时候,会让你觉得他再温和亲厚不过。

    但他狠起来,可不像个人。

    所以,魏家没有不怕他的。

    此时他正坐在魏老夫人身边说话,偶尔问几句子侄们的功课。

    上午在元衡郡主面前张牙舞爪絮絮叨叨的二夫人三夫人,此时一个比一个端庄。

    几位哥儿和几位姐儿也都乖乖的站在各自爹娘身边,一副乖巧聆听教训的模样,丫头们也都噤若寒蝉。

    李清懿一进来,一屋子的人,站着的,坐着的,一时间都朝门口望过来。

    那些才见了她第一面的,在看到她的一瞬间,惊讶、好奇、探究等各色目光霎时凝聚在一起,宛如冰刀霜剑,要将她剥离开来看个仔细。

    室内极静,换做任何一个人可能都要被这种无形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了。

    但李清懿不过是稍有停顿便回过神来。

    步态从容的朝屋子内的众人行礼。

    魏世成这会儿刚下职,身上还穿着公服。

    白袜黑履,头戴梁冠,青色系带垂缨打结虚悬于颌下,以金簪扣住。

    三十余岁,正是一个男人最好的时候。

    他眸光锐利,笑容不达眼底,见了李清懿如此行止,颇感惊讶。

    即便是生在眼前,长在眼前的家族子女,在如此场合,都要却步几分,这丫头竟丝毫不怕。

    他凝目端详她了片刻,脸上笑容变得和缓起来,“这孩子的品貌,与李家大爷从前有八九分的相像。”

    竟是丝毫不避讳谈及元衡郡主的前夫,李清懿的父亲。

    李清懿心下控制不住的发冷,极力保持镇定,“魏大人见过家父?”

    “自是见过的。”

    魏世成面上露出追忆神色。

    “李家大爷龙章凤姿,是冠誉京城的青年才俊,就连皇上都曾夸奖,说他璞玉未雕,天质自然。我对他,亦是神往已久,可惜,未及结交,他便出了事,真是天妒英才!”

    李清懿看着魏世成扼腕叹息的模样,脖颈后被心中的寒意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如果她不是明确知道魏世成就是买凶伤害他父亲的凶手,她简直要被魏世成的一番言辞给打动了!

    这个魏世成。

    是如何若无其事的坐在这里,坦然的谈论被他害死的人的?

    李清懿看向坐在他旁边的元衡郡主。

    此时她的面色也不太好看,一张脸像是开过了季的牡丹花,焦边卷叶,富贵中透着几分衰败。

    魏世成的微微转头,伸手在元衡郡主的手背上拍了拍,“你在李家祠堂祭拜的事,我已经听说了,你做的很好,也算是替我们魏家,替我,尽了一份心,外头虽有风言风语,却也不必太过于放在心上,这点风浪,咱们魏家,难道还经不起?”

    元衡郡主跟魏老夫人也是怎么说的。

    可当她听见魏世成也说出这番话,心里莫名的觉得可怕。

    她死死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失态,半晌才轻声开口:“多谢老爷体谅。”

    李清懿瞄着魏世成的面色,知道以他的手段,肯定会查明李家祠堂发生的事和传言的内情。

    但李清懿不怕,让魏世成知道这件事,本就在她的计划之中。

    果然,魏世成沉吟片刻后说道:“李家的爵位,你既然开口答应了李家二太太,便不能食言,我会替你处理好此事,你放心就是。”

    元衡郡主眉眼间的惊愕一闪而过,随即点头应道:“老爷办事,我自是放心的。”

    魏世成欣慰的点点头:“如今,清清这孩子到了咱们府上,你定要好生照顾,也算是弥补你我当年的遗憾了。”

    毕竟明面上,元衡郡主当年是受太后逼迫才与李至和离的。

    她攥紧手指,方才被魏世成拍过的手背好似被什么灼烫过……

    明里,魏世成会维护她的脸面。

    可私下里,他已经很少进她的屋子了。

    “老爷放心,我会的……”

    元衡郡主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李清懿。

    她的女儿,清凌凌的站在屋子中间,五官和神态,都像极了当年那少年郎的模样。

    那眸中里的纯澈,总能让她觉察出自己的庸俗和不堪。

    魏老夫人适时开口:“好了,时辰也差不多了,就让她们小辈自己去熟络,老大赶快去换了衣裳,让人摆饭吧!”

    众人开始忙碌起来,夫人们张罗指挥,丫头们进进出出。

    李清懿看着魏世成出去的背影,饶是有心理准备,她仍就觉得呼吸困难,直到她被魏瑾儿几人拉到一边说话,才渐渐缓和过来。

    她暗中告诫自己,过刚易折,不如做柔韧的蒲苇,或松或紧的缠绕,更能收放自如。

    “李姐姐,过几日德清大长公主的芳华宴,你也是要去的吧!等明日空闲,咱们一起挑挑一衣裳首饰可好?”

    “李姐姐这般容貌,那还用挑衣裳首饰?随便穿什么,都是天仙一样的人!还不如让李姐姐帮咱们挑!李姐姐的眼光定是极好的!”

    “说的是,可会不会太麻烦李姐姐了?”

    李清懿笑着看她们自说自话,也不应声,众人自己就说的热闹。

    一张张笑脸与前世的狰狞面孔渐渐重叠,犹如恶鬼!

    上辈子她被元衡郡主骗来魏家,成为卑微的“表小姐”,连魏府最惨的庶女都不如,仿佛是个见不得人的孽种,被人耻笑的抬不起头来。

    她深陷魏府,二婶几次来找她都被拦在外面,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唯一与她有血缘的亲娘元衡郡主,也对她厌恶至极,魏家女儿们嫉妒她的容貌,更是可劲儿的羞辱折磨她。就连下人奴仆也能对她颐指气使,呼来喝去。

    那时候的魏世成,企图让她恐惧,让她失去自我,奴役她的灵魂,让她乖乖替魏家卖命。

    但现在不同了,她是客,是正正经经的李家嫡长女。

    随着元衡郡主给李家磕头认错的事情传开,她以李大姑娘的身份住进魏家的事,满京城无人不知。

    魏家,不会再有机会将她改名换姓,偷偷摸摸的献出去!

    而魏世成也发现她有头脑有手段,不只是空有美貌的花瓶,只能以色侍人。

    所以他改了主意,决定抬高她的身价,主动还回了李家的爵位,为她造势。

    魏老夫人也打算带她出去“露露脸”,以便将来用她换取更大的利益。

    而她与魏府的纽带,就是元衡郡主。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