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十章 丫头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方才魏世成的态度很明确,要“好生照顾”她,这已经给了元衡郡主明确的信号,也给了众人严肃的警告。

    要把李清懿当成盟友,不要将她当成敌人。

    要对她好,要用真情打动她。

    她就可以成为魏家的奇兵一支,而不单单是某个人的宠物。

    呵!

    如果李清懿不是重生,她也许真的会被魏家这群假脸给骗过去!

    而且,魏家也不是所有人都想让她攀上高枝一飞冲天。

    比如,魏瑾儿。

    还有二房三房,他们要仰仗魏世成的鼻息,要利用李清懿获得好处,却未必想要元衡郡主得势,定会暗中挑拨,之前“抢女儿”的话,便要因此应验了。

    所以,这里面暗含着重重矛盾。

    李清懿被夹在暗流中间,稍一疏忽,就会粉身碎骨!

    一顿饭,众人吃的心思各异。

    李清懿回到濯香院时,心神也不由疲惫至极。

    蘅芜端了茶来,说道:“魏大老爷竟主动要帮咱们李家讨回爵位,也不介意郡主在祠堂祭拜,这份胸襟倒也能止了外面那些传言了。”

    “四两拨千斤这样的招数,也就他这样有分量的人使出来,才格外奏效。”

    “这位魏大老爷果然如姑娘所说,心机深重,手段厉害。”

    “魏世成还不到四十岁,就官拜吏部尚书,算得上平步青云,但这可不全是太后的功劳。”

    菘蓝过来说:“那他既然有这么大的才能,为何还要借太后得势?凭自己的本事,还免得让人背后嚼舌根子。”

    李清懿摇摇头:“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其实朝廷官职授予很有些讲究,真正顺畅的青云路,乃是进士出身,入翰林,熬几年清苦日子,之后外放州府做几年地方官,外放两任后调回京师进六部。”

    六部之中,吏部为首,户部次之。

    吏部负责官员任免调动,最具实权,在朝中属于横着走的角色。

    户部掌管钱粮户籍税赋,连皇帝、后妃们用钱,也得先从户部划拨。

    “一般能进吏部或是户部的,便是默认的内阁大学士了。再熬上个七八年,从侍郎做到尚书,任期内要是没什么大错,便能入阁做阁老,这是天下文人最理想的仕途。不得不说,魏世成本身便是个有本事的,要不然,当年也不能得头甲第一。但如果只靠他自己慢慢往上熬,就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

    菘蓝恍然大悟,“所以他需要太后帮忙疏通,扫除障碍,让他一路畅通的往上爬!”

    李清懿哂笑一声:“可不是?人家在翰林里要熬个十年八年,他不过呆了两年就外放升州做了知府,回京后,别人要在六部熬七八个年头,他也不过三年就当上了吏部尚书。这一步紧挨着一步,一丝一毫的时间都没有浪费。”

    吏部拥有铨选权。

    凡经考试、捐纳或原官起复,具有资格的官员,都须到吏部听候铨选。

    虽然皇上在用人方面保留了最后决定权,但吏部提交的候选名单较多,皇上并不熟悉所有候选人,他日理万机,也不可能逐一翻阅所有候选人的履历,往往只是看看排名靠前的几个,再圈定一个人。

    这就给了吏部巨大的操作空间。

    魏世成有太后保驾护航,完全不存在被人顶替算计的风险,几乎次次候选都排在最前面。

    等他自己进了吏部,便开始收拢结交自己的人脉。

    所以即便太后薨逝,魏世成的脚跟也早就站稳,不会有丝毫的动摇了。

    但他若想再更近一步,还得另寻契机。

    李清懿眯了眯眼睛。

    前世魏世成本没打算将她送给大太监秦增。

    是因为她在谢家家庙坍塌时伤了左手,这才不得不退而求其次。

    那么他原先的打算,是将自己送给谁呢?

    几位皇子?还是某位高官?

    他现在,是否已经有了打算?

    “姑娘,快别出神了,劳累了一天,奴婢帮您卸了钗环早点歇下吧。”

    李清懿摇头,“不忙,你去把院子里的小丫头们都叫进来。”

    蘅芜点头:“奴婢这就去。”

    李清懿往京城来,粗使婆子不算,就带了菘蓝蘅芜两个一等大丫头,寒江敛霜两个二等丫头。

    魏老夫人怕她人手不够,就临时先调配了四个三等丫头和两个粗使丫头过来伺候。

    几个小丫头进了屋子,都规规矩矩的给李清懿行礼。

    李清懿打眼一看,便笑道:“老夫人挑的人,自是没的说,我在魏府叨扰的这些时日,就劳累你们了。”

    丫头们纷纷称“不敢”,唯有一个眉眼格外精神的,笑道:“能伺候李大姑娘这样的神仙人物,是奴婢的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奴婢巴不得一直跟在姑娘身边伺候,哪有劳累一说。”

    李清懿抬眼看着她,眸光中闪过一簇暗火:“你倒是伶俐,叫什么名字。”

    “奴婢翠枝。”

    “你这丫头嘴甜的紧,我很喜欢,蘅芜,我看这丫头不知什么地方与你有些神似,便把之前你做的那件衣裳拿来赏了她吧,到时候一对姐妹花儿似的人站在我眼前,定然赏心悦目。”

    蘅芜心中诧异,但姑娘吩咐了,她便没有半点迟疑,将自己新做的衣裳拿来给了翠枝,“这是开春时姑娘赏的料子,我新做出来还没上身,你拿去穿吧。”

    翠枝见那衣裳果然跟蘅芜身上穿的很像,颜色样式相差不大,领口袖口绣的暗纹有些不一样,“多谢姑娘赏赐,奴婢很喜欢。”

    李清懿笑道:“去换上了给我看看。”

    翠枝笑着应了一声,忙去换了,毕竟她对这衣裳也喜欢的紧,她还没穿过这么好的料子呢!

    小丫头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穿着新衣裳走了进来,往蘅芜身边一站,脸型身形都有几分相似。

    李清懿笑眯眯的,“不错。”

    翠枝十分高兴,正要告退出去,菘蓝进来说:“姑娘,三夫人那边来了个丫头,说濯香院拾掇的匆忙,屋里幔帐软垫什么的都没来得及撤换,让姑娘指派个贴心的去选选颜色样式,她好叫人尽快做出来给姑娘换上。”

    先前元衡郡主管家,压根没打算精心对待李清懿,所以这濯香院虽不缺什么,但不少东西都是半旧的。

    此时李清懿得了魏世成的重视,待遇自然就不同了。

    而且二夫人和三夫人分别得了一部分管家权,这会儿正在兴头上。

    蘅芜说道:“姑娘,奴婢去吧。”

    李清懿摇头:“这府里你又不熟悉,一来一回莫要冲撞了谁,就是让翠枝去吧,那些东西,我也没什么好挑剔的,素淡些就好。”

    翠枝刚得了赏,正急着表现,屈膝道:“姑娘放心,奴婢一定把差事办好。”

    李清懿笑道:“去吧。”

    翠枝穿着新衣裳,喜滋滋的去了。

    见她出去,李清懿的笑容一点点落下去……

    院门口,三夫人派来的小丫头眼见翠枝出来,眼尖的看见她穿的衣裳,惊讶道:“呀,翠枝姐姐,这身衣裳可真好看。”

    “是李大姑娘赏的。”

    小丫头羡慕道:“李大姑娘出手可真是阔绰,这衣裳跟一般人家的姑娘穿的差不多了。”

    翠枝笑笑,一开始她并不愿意来,毕竟李清懿是郡主跟先头的男人生的孩子,谁知道老夫人私底下到底是个什么态度,这会儿她倒觉得这是个好差事了,起码眼前能得些实惠。

    “快走吧,天色都有些暗了,一会儿我还得给李大姑娘回话呢!”

    二人一路往三夫人那边去,三夫人正忙着看账本,听说濯香院有人来了,便让身边的最贴心的管事妈妈带着去选花样子。

    翠枝想着李清懿周身惯用的东西,挑了几样清雅素淡的,便往回走。

    天色已然黑了下来,勉强能看得清路,翠枝脚步匆匆的往回赶,没发现身后跟了个人影。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