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十一章 死了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咣啷啷,一个小石子滚到翠枝脚下。

    翠枝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低头去看,只是还没看清楚,身后突然有人伸出一只手将她的口鼻死死捂住!

    翠枝大惊,呜呜着挣扎,使劲用手去掰那人的手臂,但身后那人的力气不小,她根本挣脱不得,被人一路拖行到了墙角暗影之中……

    濯香院。

    蘅芜铺好了床,说道:“咱们来魏府的第一天,也算是安稳的过去了。”

    李清懿摘了两只耳坠子,笑道:“你高兴的还太早了些。”

    蘅芜疑惑:“难道奴婢遗漏了什么事?”

    “那个叫翠枝的丫头,可回来了?”

    蘅芜走到门口问了一声,回来跟李清懿禀告:“还没回来……姑娘,是不是有什么事?要不奴婢让人出去找找?天也不早了。”

    李清懿点头:“让人去问问。”

    蘅芜连忙叫了今日跟翠枝一起来的丫头过来,“翠枝去了三太太的院子,到现在也没回来,你们熟悉府上各处,出去找一找,别是出了什么事。”

    丫头们领命,连忙去了。

    不多时,一个小丫头气喘吁吁的进来回禀,“李大姑娘,翠枝她……”

    “还不住口!”

    二夫人的声音传来,丫头将要出口的话顿时吞了回去,讷讷站到一旁,“二夫人。”

    李清懿赶紧起身行礼:“二夫人,这么晚了,您怎么过来了?”

    二夫人的目光在蘅芜的衣裳上面停留了片刻,笑说:“那个叫翠枝的丫头,毛手毛脚不小心跌到池塘里去了,我怕你知道了吓着,便过来看看你。”

    李清懿惊呼:“怎么会跌进池塘里去了?人没事吧?”

    “人没事,你放心,就是呛了两口水受了惊吓,我叫了她的家人过来,领她出府养病去了,等明日我再给你挑个手脚伶俐的过来给你使唤。”

    李清懿连忙道:“人没事就好,多谢二夫人惦记我。”

    “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没吓着就行,三弟妹也真是的,这么晚了还叫丫头去选什么花样子!”

    李清懿温声道:“三夫人也是怕委屈了我,这才急着给我这里添补东西。”

    二夫人闻言着意看了她两眼,拍拍她的手,欣慰道:“好孩子,真是个懂事的,那你早些睡吧,我就先回去了。”

    “二夫人慢走。”

    关了门,蘅芜小脸煞白,“姑娘……”

    李清懿沉着脸,“叫寒江进来。”

    蘅芜连忙叫了人进来。

    寒江一向稳重,此时也禁不住有点手脚不听使唤:“奴婢应姑娘的吩咐在院外听动静,池塘那边乱起来的时候,奴婢分明听说那个翠枝被淹死了!可方才奴婢随便拽了几个小丫头问,她们都说翠枝没死,只是呛了水,被送出府养病去了!”

    “这是府里下了封口令,叫她们不许对咱们说实话!”

    蘅芜腿有点发软,差点跌坐到地上。

    “方才天落了黑,翠枝与我的身形又十分相似,一定有人将她当成了奴婢,所以才下了死手……”

    菘蓝扶了她一把,这会儿也明白过来,“是有人想对我们几个下手?姑娘方才特意让翠枝换了蘅芜的衣裳,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了?”

    李清懿冷哼一声,“你们是我身边忠心得力的,她们想控制我,自然要先断我的臂膀。你们就相当于我的眼睛耳朵,没了你们,我就是个睁眼瞎,以后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蘅芜差点就命丧人手,声音有些发颤:“咱们才来头一天,她们就下这样的狠手……”

    菘蓝恨声道:“就是因为才来头一天,大家都以为相安无事,才会放松警惕,再好动手不过了!”

    李清懿手心捏紧,前一世,蘅芜就是这么没的。

    哪怕她之后给蘅芜报了仇,却也救不会蘅芜的命。

    这辈子,她怎么可能再让蘅芜出事?

    还有那个翠枝,就是个见风倒的墙头草,上辈子可没少欺辱她。

    这次用她抵了蘅芜的命,算是还了上辈子的债了。

    蘅芜问:“姑娘,魏家到底为什么这么做,郡主接了您过来,到底有什么目的?您给奴婢们透个话儿,以后我们也好心里有数,帮姑娘防范!”

    李清懿长出一口气,平复了心境,对几个丫头说道:“你们几个都是聪明丫头,今日必定也察觉到了。我那位母亲,四面受敌,魏世成也渐渐冷了她,她不想失去地位权势,所以才将我接了来。”

    “将姑娘接来……难不成,是……”蘅芜话说到一半,又是惊骇又是难过,便说不下去了。

    菘蓝更是气的眼泪打转:“她好歹是姑娘的生身母亲,怎么就这么狠得下心!”

    李清懿冷笑,“她不狠心,当初也不会抛下我跟父亲改嫁年少风流的新科状元郎,不是么?”

    蘅芜琢磨着,“这魏家上下,明里一盆火,暗里一把刀,也不知,今日的事,这是谁的注意?”

    “吩咐往濯香院里添人的,是魏老夫人。指派翠枝过来伺候的,是二夫人。过来叫人出去的却是三夫人,你们倒是说说,这件事是谁的意思?”

    丫头们面面相觑。

    寒江迟疑道:“也许,她们就是想叫咱们摸不准,所以才这样行事……又或者,魏家上下都是一样的意思,相互配合?”

    “总之,你们只要知道一件事就行了。”李清懿看着他们,沉声说:“这魏府里,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咱们的敌人!”

    魏府的池塘里多了一条冤魂,但此事没能影响府中任何人。

    芳华宴将至,各府早早就开始准备了,魏家也不例外。

    德清大长公主,可是皇室里出了皇上以外,仅有的几位有话语权的人物,足可以代表皇室,在芳华宴上发生的每一件事,甚至于每一句话都将流入上京的各个角落。

    若能得德清大长公主夸赞一句,声名流传身价倍增也是有的。

    魏府众女过来让找李清懿帮忙挑选首饰衣裳,言语间尽是亲密。

    芳华宴头一天晚上,李清懿叫了蘅芜过来吩咐:“我先前叫你准备的两件一样的衣裳,明日去重华宫的时,别忘了带上。”

    “姑娘放心,明日要用的东西,奴婢已经收拾好了。”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