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十三章 拉拢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山间若有若无的晨雾和宫殿间深深浅浅的桃花色,为周围深深扎根的建筑增添了一丝难以抗拒的温柔。

    魏兰尔摘了朵沾着晨露的桃花,玩的不亦乐乎,正要说话,李清懿突然伸手“嘘”了一声,悄声说道:“那边好像有动静。”

    魏兰尔一怔,细细一听,低声惊呼“怎么好像是二姐姐的声音?没想到二姐姐也偷偷溜出来玩了!走,咱们去抓她个现行!”

    李清懿看着悄悄往假山那边靠过去的魏兰尔,勾唇一笑,也跟着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

    假山里,传来魏宝珠的声音。

    “表哥,如今南宁侯府已经不是只有你和二表哥了!自从大房过继了嗣子,二房三房一再示弱!上次的事情,已经让外祖父对你大失所望,再这样下去,你就会被侯府抛弃,你难道真的甘心被当做一枚弃子?”

    魏宝珠的声音语调咄咄逼人,隐隐约约从假山中传出,根本就不像平日里见谁都是三分笑脸的魏家二姑娘。

    魏兰尔疑惑又惊愕的回头看向李清懿,李清懿拽了拽她,表示赶紧走。

    魏兰尔却拉住她,皱紧眉头继续听里面说话。

    假山里传来另一个声音,“林跃毕竟是过继的……”

    “过继?人都已经上了族谱了,过继的又如何?要是外祖父更看重你,就不会把他过继给大房了!”

    “可……”

    “还可什么!你要想清楚,若是抓住了这个机会,你便能翻身成为魏家的女婿,迎娶当朝户部侍郎的外孙女!否则……”魏宝珠的声音有些激动,努力控制着压低声音,狠狠道:“否则,你不久之后便是那墙角的烂泥……”

    三夫人出身户部侍郎府,魏兰尔是林侍郎嫡亲的外孙女,对她十分疼爱。

    而且,朝中已经传出风声,林侍郎很快就要升官,任户部尚书了。

    二夫人这是为了提携娘家,想算计魏兰尔,让她嫁给侄子林奕。

    魏兰尔听到这,脸上的怒意已经压不住。

    李清懿紧紧抓住她的胳膊,轻轻摇头,不让她冲动行事。

    魏兰尔咬牙按捺住,继续听下去。

    “好……我做!”

    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林奕的牙齿有些咯咯打颤。

    魏宝珠不屑地看了林奕一眼,心中一阵膈应。

    这样的人,即便成了皇家的女婿也是草包一个!

    魏宝珠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纸包给林奕,道:“这种药十分奇特,平时喝了也不会发作,可若是沾了酒,只需要一点点,便会昏睡大约半个时辰。醒来药效便散了,找不到蛛丝马迹。到时……”

    “我知道了……”

    魏宝珠的语气这会儿变得平静下来,又恢复的往日的柔婉平和,声音中带着一种安抚和诱导,“表哥别忘了,我娘是姓林的,自然处处要为侯府考虑,我也是一样!咱们是从小一起长大情分,我当然希望你好,不想便宜了那个嗣子!等你娶了我三妹,侯府跟魏家就是亲上加亲!跟户部侍郎府上也搭上了关系,你用还愁前途吗?”

    “这事儿万一惊动了公主,怕是不妙……”

    “不会的,魏家怎么可能把丑事张扬开来?况且,你也不必做的太过,只要剥了她的衣裳,让人看见就够了!很容易成事,也不容易惊动外人!”

    魏兰尔听到这些话,心中一片冰凉。

    平日里最好说话最温柔懂事的魏宝珠居然用这么狠毒的招数来对付她!

    里面两人的声音压低了些,应该是在商量事情的细节。

    李清懿静静的听着她二人的对话,神色没有半分的变化。

    但身在局中的魏兰尔,却气的双手发抖,手心都被指甲戳的破了皮。

    李清懿扯了扯她的袖子,二人轻手轻脚的退回到桃林中。

    魏兰尔脸色煞白,脚步也有些虚浮。

    李清懿担忧握住她的肩膀,“兰尔妹妹……”

    魏兰尔抬头,看着李清懿脸上的镇静,眼中惶然慢慢褪了下去:“李姐姐,我……我没想到,二姐姐平日里对我照顾有加,却在暗地里如此算计我……”

    李清懿叹了一声:“世家大族后院多龃龉,我也没想到宝珠妹妹平日里待人这般好,背地里却有这么深的心思,兰尔妹妹,你打算怎么办?”

    魏兰尔咬唇:“我自然不能让她得逞,且她这么算计我,不能就这么算了!”她看着李清懿,“李姐姐!你能不能帮我?”

    李清懿为难道:“兰尔妹妹,虽然我也觉得宝珠妹妹十分过分,可这毕竟是你们魏家的事,我不好插手。”

    魏兰尔点头:“李姐姐的为难我心里明白,可我一个人,万一哪里顾不到,恐怕躲不过这一劫,你难道要眼睁睁看着我被她算计吗?”

    “要不然,咱们告诉郡主吧!”

    “不行。”魏兰尔断然摇头,“这件事我无凭无据,去找郡主说明,二姐也绝对不会承认,还会打草惊蛇。李姐姐,我不求你帮我做别的,只要你帮我打个掩护,我总不能真把那东西喝了,至少要先骗过二姐姐……”

    李清懿叹了一声,“这是自然的,那不是什么好东西,喝了不知道要出什么事。”

    魏兰尔点头,也不担心李清懿会说出去,毕竟她知道这件事却没有揭发,还帮自己隐瞒,让二房知道了也会被恨上。

    只要她不拦着自己报复魏宝珠,闭紧嘴巴就行了!

    二人匆匆回了小院,各自回了屋子,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菘蓝见跟着李清懿出去的蘅芜脸色难看,不由得惊问:“出什么事了?”

    蘅芜简单解释了几句,菘蓝愕然的看着李清懿:“这么遇上了这事儿?”

    李清懿当然是故意引着魏兰尔过去听壁角的。

    前世她没有来重华宫,是后来无意中听到了魏宝珠和二夫人的对话,才知道了一些细节。

    “姑娘,这可怎么办?无论魏二姑娘和魏三姑娘谁出了事,姑娘知而不告,都是过错啊!”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李清懿微微一笑:“我既然是跟魏兰尔一起撞见的这桩事,就算不帮她,也不可能反过来去帮二房,既然如此,顺水推舟,掩护魏兰尔报复魏宝珠即可。”

    两个丫头对视一眼,菘蓝说道:“魏三姑娘事后肯定会跟三夫人说明此事,如此一来,二房三房的会争斗越演越烈。三房兴许因为姑娘的这一个小忙,借机拉拢您。”

    李清懿抚了抚鬓边的步摇,“盟友的雏形,最初都是因为有了共同的秘密……二夫人太过难缠聪明,十句话有八句话是假的,三夫人相较之下更容易被掌控。”

    虽然魏府里都是她的敌人,但敌人的敌人也可以成为临时的合作伙伴。

    但主动拉拢未必奏效,被拉拢才是更好的选择。

    她便是要借这个机会“被三房拉拢”。

    巳时初,有内侍来通禀,说可以去前殿了。

    元衡郡主便带着姐妹几人往前面章台殿那边去。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