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十六章 意外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姑娘!”蘅芜被吓白了脸。

    李清懿小心翼翼的开口,不敢有一个字的废话:“我是宣德侯府李家长女,同婢女在此处赏景,见过大人……”

    秦增皱着眉头看她,那边太子已经追上来了:“咦,竟是个漂亮姑娘!老秦,放下屠刀!别吓坏了人家姑娘!”

    秦增眉心跳了跳,没搭理太子,问李清懿,“宣德侯府?”

    他记得这个少女,前几日回京路上,她与元衡郡主同行。

    “是,几日前,郡主到李家接我入京来魏家小住。”

    元衡郡主去李家的事,这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秦增是东厂提督,手里握着锦衣卫,飞到皇上眼前的苍蝇是公是母大概都是知晓的,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他放下手里的长刀,冷声命令:“速速离去!”

    李清懿正要走,太子突然窜到眼前,“等等,你就是元衡郡主嫁到李家时生的女儿?”

    李清懿嘴角抽了抽。

    太子行六,中宫皇后所出,极得皇上的喜爱,前世李清懿跟在秦增身边,对太子也算熟悉。

    太子实在顽皮,已经年过十五,还满脑子都是玩,偷偷溜出宫是常事。

    要不是他天资聪颖,皇上又威严甚重,八成会有一大堆人跳出来求皇上另立太子。

    秦增比太子大四岁,从小就替皇上看管太子,外间传言,说太子惧怕秦增,倒也是真的,只不过,此怕非彼怕。

    秦增之于太子,就像唐僧之于孙大圣。

    秦增腰间的鞭子,便是皇上亲赐的“金箍”,专门用来绑太子的,迫不得已时,也可以用来抽太子!

    李清懿屈膝:“臣女见过殿下。”

    “哎呀!”太子对稀奇的事物一向感兴趣,他长长的哎呀一声,细细打量过李清懿,说道:“都说元衡郡主就看了李家郎君一眼就决定下嫁,可惜他英年早逝,孤一直有些遗憾未能一见,如今竟见到了他的女儿,你告诉孤,你与你父亲可长的相像?”

    李清懿暗暗翻了个白眼,“臣女与家父有八九分的相像。”

    太子“啧”了一声,“的确比孤见过的女子都要好看些。”

    “殿下,不可胡闹。”秦增在一旁沉声提醒。

    太子立即严肃起来,清了清嗓子,郑重道:“孤有一事要拜托你。”

    李清懿眉毛都要拧到一处,她倒不担心太对会对她生出什么想法,这家伙现在对男女之事还没开窍呢,分明就是孩子心性。

    但她一点也不想跟这个花样百出的太子有什么瓜葛,深吸一口气,她问道:“不知殿下有何吩咐?”

    太子瞥了一眼蘅芜。

    李清懿对蘅芜说道:“你先下山,到山脚等我。”

    “是,姑娘。”

    蘅芜转身走了,太子朝她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物。

    李清懿和秦增的目光都下意识的看向太子手里的东西,谁知太子突然将那东西朝秦增一扬!

    一缕白色的粉末登时在秦增脸前散落开来!

    秦增一惊,赶紧闭气,并挥动衣袖阻挡,可惜那粉末离他太近,还是有一部分被吸入鼻中。

    李清懿早就被太子的举动给惊呆了!

    她微微闻见一点气味,赶紧捂住鼻子,这是烈性迷药……

    秦增瞬间就感到气力不济,“殿下,你……”

    “老秦,孤也不想啊,实在是逼不得已!”太子拔腿就要逃,逃之前冲李清懿说道:“李姑娘!孤就将老秦交给你了,你只要看着他半个时辰,不让他给人砍了就行!孤先走一步!哦对了,老秦可是朝廷的肱骨栋梁!你可得把他看好了,要是他有个什么,孤可不饶你!”

    说罢太子便逃之夭夭,往山下跑了!

    李清懿气的直瞪眼,转头朝秦增看去。

    秦增此时已经站不住脚,靠着柱子往下滑,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李清懿急的转了个圈,朝四周看了看,说道:“秦大人,你还能走吗?咱们在这呆着,万一有人上来看到,对你对我都是个麻烦!”

    秦增浑身无力,只有眼睛能动,好在神智是清醒的,他用眼神撇了撇山道侧面的树林,示意往那边去。

    李清懿明白过来,伸手去搀扶秦增。

    然而秦增人高马大的,她一个弱质女流如何能搀的动。

    想了想,李清懿解下秦增腰间的鞭子缠在他腋下,拖拽着他往树林里去。

    好在林中落叶甚多,减少了阻力,要不然李清懿根本就不可能拽的动秦增。

    她找了个低洼被风的地方,准备停下,谁知秦增的眼神又往那边瞟了瞟。

    李清懿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很想给他一脚。

    不过她不敢。

    现在秦增根本不认识她,她给他一脚,他很可能还她一刀。

    还是算了,以后混熟了再找他算账。

    她拽着秦增又往树林里走了一段,突然一阵惊喜,“原来这里有个山洞!怪不得秦大人让我往这边来!”

    李清懿将秦增放下,自己小心翼翼的到山洞里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问题,便将秦增费力拖拽进去,将他安置在山洞里的枯草堆上。

    “这里的枯草堆,好像是有人故意铺上的,不会有人过来吧?”

    秦增眨了两下眼睛,两个字,应该是不会的意思。

    李清懿问:“大人身上带了火折子吗?”

    秦增眨了下眼睛。

    李清懿会意,在他身上摸索出火折子,捡了一些树枝点着,照亮了光线暗淡的山洞。

    “秦大人,太子殿下说让我看着你半个时辰,估计是那迷药有半个时辰的作用,你放心,我等你解了药效再走。”

    将秦增一个人扔在这,她自己也不放心啊。

    秦增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寻常的闺阁少女,遇到这种事,可不会像她这般镇定。

    而且,她好像不怕自己。

    正想着,秦增看见墙角有什么东西在动,他瞳孔一缩,那细细的白影嗖的一下窜到李清懿脚边,一口咬住了她的小腿!

    李清懿被冰凉触感吓得一个激灵,低头一看,痛感也随之而来。

    她皱紧眉头,十分迅速的伸手捏住小蛇的七寸,蛇躯一卷,松开了她的小腿。

    李清懿大呼倒霉,一瘸一拐的走到洞口,将小白蛇远远的甩了出去。

    “还好这蛇没有毒!”

    她走回秦增身边,坐在草堆上,解释道:“秦大人不用意外,我在扬州长大,小时候常常跟着我祖父上山下河,是被当做男孩子养大的,这种小蛇,我见的多了,根本就不怕。”

    她说这些,意在打消秦增的疑虑,然而秦增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个!

    那蛇叫玉麟蛇,虽然没有毒,但每年的五六月份,是它们交/配产卵的时节,蛇牙上会分泌一种类似于毒液的东西,有催情的作用!

    李清懿茫然不知,秦增无奈的看着李清懿。

    这丫头,可千万被做出什么荒唐事来!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