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二十一章 断绝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听说许相明察秋毫,许姑娘必定与许相十分亲近,才会这般火眼金睛。连一个下作丫头的事,都如此清楚。”

    许含章闻言一口气噎在嗓子眼里。

    父亲出了名的重男轻女,怎么会与她亲近?还有林奕和魏兰尔丫头的事,大家都知道,可谁也没提偏偏她提了!

    真是想辩解都不行!

    许含章有些后悔自己图一时痛快,也没想到这个突然蹦出来的李清懿这么牙尖嘴利,她咬咬牙说道:“我关心一个丫头做什么,只是好心提醒兰尔妹妹一句罢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到那边去了。

    魏兰尔亲近的挽住李清懿的手臂,“多谢李姐姐帮我说话。”

    李清懿微微笑道:“妹妹客气了,我虽不是魏家人,但郡主是我的母亲,我也该帮着维护魏家的脸面。”

    她要表明自己得态度和立场,好让魏世成一点点对她放心。

    而且这个许含章,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早晚都要跟她对上。

    魏兰尔看着李清懿的眼睛,只看到一片真诚,“姐姐这话就见外了,你虽不姓魏,我却已经把你当做亲姐姐一般对待了。”

    李清懿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道:“瑾儿妹妹回来了!”

    魏兰尔往那边一看,果然魏瑾儿已经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元衡郡主。

    元衡郡主过来,示意几个人跟她走。

    李清懿跟着魏兰尔起身,随元衡郡主走远了几步,到了人少的地方说话。

    元衡郡主说道:“宝珠去哪里了?”

    魏兰尔摇头,“方才婢女弄脏了我的衣裳,回了院子一趟,之后就没见过二姐姐了。”

    李清懿道:“我跟瑾儿妹妹带着丫头一直在席间,并未出去走动。”

    魏瑾儿点了点头,肯定了二人的说辞,“娘,二姐姐会不会也回了院子,只是跟三妹妹错过了?”

    魏兰尔也说:“兴许二姐姐只是到哪里透气去了。”

    “找不见人影,总是不安。”元衡郡主原本还在琢磨林奕的事儿,没想到转眼听说魏宝珠也不见人影,她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说道:“瑾儿留在这里,兰尔跟清清跟我回去看看。”

    李清懿知道元衡郡主是不相信自己,才要将她带在身边盯着,轻声应了一句,便跟着她往院子回去。

    魏兰尔佯装什么都不知道,低声嘀咕,“二姐姐不会是私下里跟她那位表哥见面说话去了吧?要不然,怎么两个人都不见踪影,虽说表亲平时亲近些也没什么,可都闹到大长公主眼前去了,让人知道,总不怎么光彩。”

    元衡郡主皱眉看她:“好了,不要乱说!”

    魏兰尔嘟嘟嘴:“我也是替二姐着想,要是真有个什么,岂不是要到庵里做姑子去了!”

    元衡郡主听她这么说,死死皱紧了眉头,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很快回了落脚的院子。

    小院中挂着灯笼,并不昏暗,房间里也都留了灯烛,没有熄灭。

    但房间里都没有映出人影,一片安静。

    元衡郡主直奔魏宝珠的屋子,一推门,众人就被里面凌乱的情形惊了一跳!

    魏兰尔要迈步进去,元衡郡主拦了她一把,“你们都留在外面不许进来!”

    元衡郡主进了屋子,绕到翻到的桌椅屏风之后,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林奕。

    那副惨相,连她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李清懿听见她的吸气声挑了挑眉,倒是有些好奇魏兰尔使了什么招数,竟然能让元衡郡主有这么大的反应!

    “灵犀,翠微,你们两个进来!”

    两个丫头听元衡郡主召唤,连忙进去,把门也给关上了。

    不一会儿,李清懿就听见里面传来魏宝珠的尖叫声,随后一个响亮的巴掌声传来,魏宝珠的声音戛然而止。

    室内,魏宝珠半坐半跪在床榻上,脸色煞白,嘴唇颤抖的厉害,显然是吓得不轻。

    她扯着元衡郡主的袖子哭喊道:“郡主,我没有……不是我……”

    “要是林奕没什么事,这件事自然可以捂住不让人知道,可林奕都这样了!如何瞒的住?就算大长公主不怪罪,林家二房也不会轻饶了你!”

    魏宝珠脑袋里嗡嗡作响,看向掉在一旁的剪刀,那剪刀上还有血迹,她一想到这血迹是哪里来的就一阵作呕!

    按照她原先的想法,魏兰尔跟林奕的事被发现,元衡郡主为了魏家的颜面定然第一时间隐瞒下来,也就不会有别人知道,更不会闹到大长公主哪里去,等回了魏家,再暗中谈好二人亲事也就是了。

    然而她根本没有想到,与林奕苟且的人居然是自己!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魏宝珠突然想起那盏放了东西的茶水和那块红豆娘,还有把她拖进假山中的人……

    魏兰尔!

    肯定是她!

    她一定是知道了她的计划,所以才将计就计!

    “郡主!你要相信我,是有人陷害我的!”

    元衡郡主冷声道:“我相不相信你,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林家人会不会信你。林奕是林家二房唯一的儿子,他被断了子孙根,别说前途,连娶妻生子也不行了,唯一的机会,就是将你娶回去给他儿子作伴,你觉得你那位舅母会放过你?”

    魏宝珠浑身发抖,“还请郡主帮我隐瞒!”

    “隐瞒?若是此事发生在魏家,我自然可以帮你隐瞒,但这是在重华宫,是在大长公主的眼皮子底下。林奕在重华宫出了事,大长公主必定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确保给林家一个交代,那个时候,魏府跟你,可就不是丢脸那么简单了!”

    所以,魏宝珠如果不能抓出陷害她的人,就要自己认下此事。

    可魏宝珠又能抓谁来顶下过错呢?

    这件事她本就是始作俑者,林奕遭此大难,醒来之后一定会将事情和盘托出,到时候她依旧跑不掉。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一切都推脱到林奕身上!

    魏宝珠咬牙说道:“郡主,林奕酒醉,竟然衬我回屋子里更衣企图对我做出不轨之事!我一时错手,也是为了保住清白!!”

    元衡郡主深吸一口气,“来人,将此时告知林家,再禀明大长公主,帮忙请个大夫来。”

    丫头连忙去了。

    不多时,林家人便到了,看到林奕的惨相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德清大长公主紧接着领了重华宫中的当差的御医过来,皱眉道:“先给林二少爷诊治。”

    众人移步到了小花厅里等消息。

    长公主坐在首位,元衡郡主坐在长公主下首,其他人众人面色各异的站在周围。

    御医很快过来禀告:“公主殿下,林二少爷性命无碍,只是失血过多,将养些时日便可。”

    无碍?都断子绝孙了还无碍?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