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三十一章 灭口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魏宝珠不知道自己小瞧了魏兰尔的狠辣,想到林奕当时的情形就忍不住恶心,“要不是林济整天往青楼跑,魏兰尔做姑子也不会嫁给他,咱们也不至于选林奕那个草包!”

    二夫人想到自己那两个嫂子就觉得烦,“你二舅母还有脸怨咱们,咱们还不是为了提携他们!要是能娶了魏兰尔回去,哪怕魏兰尔一万个不愿意,等生了孩子,到底还是要为了夫家着想!要怪也得怪他儿子不顶用!”

    母女二人把心里的怨气往外吐了一阵,总算畅快了些。

    魏宝珠突然问道:“怎么好像一天都没看见爹?”

    二夫人叹了口气,“虽然你二伯母识趣,没把咱们供出来,但你爹还是在你大伯那里挨了骂。”

    魏宝珠冷笑:“二伯母才不是识趣!她就算咬着咱们不放,儿子也照样是废了,还不是得了足够的好处才松口的!”

    事情是魏宝珠撺掇林奕做的,事前林二太太并不知道,但她算是个脑筋清楚的,知道祸害儿子的不可能是魏宝珠母女,所以要了足够的好处就闭上了嘴,没把魏宝珠供出去。

    至于她内里怎么为儿子伤心怨恨,那也是后话了。

    此时她的眼珠子怕是也盯着三房,认为是林家三房故意害了她儿子。

    魏宝珠顿了顿,又问:“爹生您的气了?”

    二夫人情绪不佳,“你爹还从来没跟我生过这么大的气呢。”

    魏家兄弟姐妹都以魏世成马首是瞻,魏二老爷也不例外,这次二房出了纰漏,魏世成把他叫过去狠狠骂了一顿。

    魏宝珠宽慰道:“爹娘鹣鲽情深,多年来脸都没红过一回,满府上下谁不知道?爹也不过是碍于脸面,转眼也就好了。”

    二夫人点点头,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行了,你赶快回去吧,这次的事你虽没吃亏,但说出去终究不好听,就在院子里好好呆几天,免得你祖母想起来不高兴。玲儿珑儿的事你不必插手,娘会替你处理好。”

    “那女儿就回去了。”

    魏宝珠起身出了佩兰院,就看见魏兰尔往大房那边去。

    “三妹妹,你要去找李姐姐?”

    魏兰尔并无避讳,说道:“是啊,今日我邀李姐姐出府,没想到碰见穆家那对跋扈不讲理的兄妹,害的李姐姐差点吃亏,我这会儿是要去赔礼呢!二姐姐要不要一起去?”

    魏宝珠看着魏兰尔的神情,仍是一派天真无邪,仿佛昨日在重华宫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便更觉得林奕是林家三房害的。

    “妹妹先去吧,我明日再去找李姐姐说话。”

    魏兰尔笑道:“那我先走了。”

    别过魏宝珠,魏兰尔嘴角扯起一丝笑,抬脚往濯香院去了。

    此时在濯香院,李清懿刚重新梳洗过,换了家常的衣裳。

    听说魏兰尔来了,连忙出去将她迎了进来。

    “李姐姐!今日的事,是我对不住你!”

    李清懿摇头,“这话从何说起,那穆盈却是太过分了些,就算你不出声,我也不会看着那孩子不管的。”

    魏兰尔自责道:“要不是秦大人突然出现,还不知要僵持到什么时候,那穆盈是个没有脑子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还有那一鞭子,要不是李姐姐反应快,我可要遭殃了!”

    她从丫头手里拿过一个锦盒打开,露出里面一套紫翡翠头面,推到李清懿跟前。

    “李姐姐,这是我给你的赔礼,也是谢礼,万望你收下,不然我心中总是不安啊。”

    李清懿心知肚明,这“谢”里面,还包括重华宫的事。

    她也不矫情,“妹妹特意挑了这么好的东西给我,我怎么舍得不领情?”

    魏兰尔听她如此说,高兴极了,“那可再好不过了!这娘也说,这紫翡翠我带了是浪费,只有姐姐戴了,才能衬出她的华贵来!”

    这是替三夫人拉拢她呢!

    李清懿笑道:“三夫人那的好东西可不少,不过我最喜欢的就是兰尔妹妹你了!”

    魏兰尔朝她调皮一笑:“姐姐这话说到我心坎里了,倘若姐姐是个男子,我可非你不嫁了。”

    李清懿戳中她的额头:“你这不害臊的小丫头!”

    二人嘻嘻笑了一阵,魏兰尔说道:“二姐姐那两个丫头,嘴硬的狠,任凭怎么问,就是不吐口。”

    李清懿闻言看向她:“妹妹何必要问呢?是怎么回事,你已经心知肚明了。难不成真要拿到什么证据送到老夫人面前?到时候闹得家宅不和,三房也没好处。”

    “那倒也是,反正二姐姐自食其果,我这口气也算出了,可要是这么把玲儿珑儿送回去,我又不甘心!”

    李清懿垂目波动茶水中的浮沫,说:“照我看,就算你把玲儿珑儿送回去,宝珠妹妹也未必想要了。”

    “这话是何意?”

    “你想啊,这玲儿珑儿是宝珠妹妹的贴身大丫头,从小一起长大的,知道的事肯定不少,就算你把她们送回去了,焉知她们有没有被你收买,或是交代了什么……这主仆,定是要生嫌隙的。”

    魏兰尔微张着双唇愣了片刻,突然“嘶”了一声,“照姐姐这么说,二姐兴许会放弃这两个丫头,但她也不可能让丫头们一直在我手里……所以,她会杀了这两个丫头,让她们死在我这?”

    李清懿抿了口茶,“我也是猜的,到底是二房的丫头,要是在三房有了长短,难免叫人说嘴。”

    魏兰尔沉下脸,“哼,她倒是好盘算,这么一来,可不是显得我这做妹妹的,非要逼死姐姐的贴身大丫头,凉薄冷血不懂事么!”

    李清懿拍拍她,“你小心防范就是了。”

    “多谢姐姐提醒,今天本来要好好逛一逛的,结果被穆盈那个扫把星给搅合了,不如明日我做东,请姐姐吃好吃的如何?”

    李清懿捏着茶盏的手指微顿,想了想说:“听说京城有家余记面馆,他家的虾爆鳝面十分有名。”

    “咦,原来姐姐也喜欢这一口,那咱们明日就去余记!”

    李清懿笑眯了眼睛,“好。”

    从濯香院出来,魏兰尔第一件事就是回去跟三夫人说了玲儿珑儿的事。

    三夫人扬眉,“不至于吧?”

    魏兰尔沉着脸说道:“谁知道呢,二房那对母女那么阴险,可说不准就是这么打算的。要不是李姐姐说,这两个丫头就算送回去,二姐姐也未必肯要了,我还想不到这些。娘,咱们还多留意些吧!”

    “要不,咱们就把人给她们送回去,让她们自己处置。”

    魏兰尔摇头:“若真是不想要了,有的是办法把人处理掉,人还是放在咱们手里,才能让她们日夜难安!我看不如这样……”

    魏兰尔在三夫人耳边嘀咕了几句,三夫人弯起眼睛,“就你鬼主意多!”

    魏兰尔起身,“我这就去找那两个丫头。”

    玲儿珑儿此时被关在柴房里,环抱着手脚靠在一起。

    二人自出事当晚就没有吃饭,一直饿到现在,安静的柴房中只有两人肚子里发出来的声响。

    珑儿有些受不住了,说道:“姑娘会想办法救咱们出去的吧?”

    玲儿坚定的点头:“那当然了,咱们可是从小就服侍姑娘的,再没人比咱们更亲厚,姑娘不会轻易放弃咱们的。”

    “可咱们都回来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府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府里肯定要先把林家二房给安抚住,才能处理旁的事……”

    正说着,柴房的外的锁“哗啦”一声响。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