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三十二章 扑空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二人吓了一跳,望向门口。

    魏兰尔唇角挑着一丝笑意进来,“你们两个,竟然还在这里做美梦。”

    玲儿珑儿对视一眼,低下头仍旧打算一言不发。

    魏兰尔冷笑一声,“林家的事已经解决了,我本以为二姐姐会来找我谈条件把你们要回去,谁知她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也是,你们联合他人陷害自己的主子,死有余辜!”

    珑儿猛地抬头:“陷害主子?”

    魏兰尔说道:“现在林家已经一力担下了这桩事,二姐姐片叶不沾身,不过是被祖母下令在府里思过几日,至于你们?那林奕穿着婢女的衣裳,还混进了女眷的院子,不是你们帮忙又能是谁?”

    珑儿张了张嘴,看向玲儿。

    玲儿也瞪着眼睛。

    魏兰尔一笑,“你们服侍我二姐姐这么久,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你们落到我手里,就算被放回去,她还会相信你们吗?”

    玲儿咬唇,半晌说道:“奴婢对二姑娘是绝对忠心的。”

    “可惜,二姐姐未必这么想,说不定,现在正琢磨着怎么灭口呢!”

    珑儿面无表情,“三姑娘何必多说,我们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魏兰尔摇摇头,“孺子不可教啊,那咱们不如就赌一赌,看看二姐姐会来救你们,还是会来杀你们!”

    她走到门口,用玲儿珑儿能听见的声音吩咐守门的婆子:“天黑落锁之后,你们就不用在这守着了,躲在在暗处盯着,要是有什么动静,立刻禀报于我。”

    “是,姑娘。”

    玲儿珑儿对视一眼,根本就不相信魏宝珠会让人来杀她们。

    夜色渐深,寒气侵染整个柴房。

    两个丫头又冷又饿,只能靠在一起取暖。

    虽然她们不相信二姑娘会杀她们灭口,但二房那边迟迟没有动静,也让她们心慌不已。

    夜半,门外突然传来一丝动静。

    两个丫头立即来了精神,细细听着外面。

    一个声音说道:“玲儿?珑儿?”

    “赵妈妈!是你吗?!”

    玲儿听见声音激动的扑到门口。

    “嘘,你小声些!”

    赵妈妈把柴门的缝隙拉大,小心不让闩门的铁链发出响声,说道:“这是几个馒头,你们先垫垫肚子,姑娘说了,她已经想了办法,明天就能把你们从三姑娘那里接回去!”

    玲儿兴奋的低呼一声:“太好了!”

    赵妈妈说道:“好了,别声张,姑娘的事你们可别多嘴,安心等着姑娘救你们出去。”

    “赵妈妈说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背叛姑娘!”

    “那是自然的,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们安心等着吧,明天就能回去了!”

    玲儿接了馒头,赵妈妈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很快就没动静了。

    玲儿开心的将馒头拿出来,递给珑儿一个,“咱们明天就能回去了!”

    珑儿看着馒头眉头皱着。

    玲儿问:“怎么了?你怎么半点也不高兴?”

    “方才赵妈妈叮嘱咱们别多嘴,你也听见了。”

    “是啊,怎么了?”

    “要是姑娘真的坚定的相信咱们,赵妈妈怎么会这么说!”

    玲儿迟疑道:“也不过是顺口叮嘱一句罢了。”

    “既然说出了口,自然就是这么想过……难道姑娘真的不会再像之前那般信任咱们了?”

    玲儿皱眉,“怎么会?说不定只是赵妈妈随口一说,并不是姑娘嘱咐的。”

    “你别忘了,赵妈妈是二夫人的身边的人,怎么姑娘的人不来,却是赵妈妈来?”

    玲儿一怔,手上的馒头突然就不香了。

    珑儿从发髻上拔下簪子,刺入馒头,片刻,银簪便染上一截黑。

    玲儿手里的馒头吧嗒一下落地,“怎么可能……”

    不多时,暗处盯着柴房的婆子去魏兰尔房里禀报了一声,魏兰尔便披了衣裳出来。

    见两个丫头呆怔的看着滚落在地的馒头,笑道:“如何?现在你们还不相信我说的话,赵妈妈可是我二婶身边最贴心的人,总不可能是受我指使吧?”

    珑儿冷着脸,“即便如此,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叛主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二姑娘既然要杀她们,她们就更不能说了,要不然,她们的家人定是性命不保。

    她一把抓起地上的馒头,就要往嘴里塞!

    魏兰尔吓了一跳,一脚踢过去!

    “你不要命了!”

    珑儿忍不住发抖,“我死了,我家人才能活。”

    魏兰尔笑道:“倒是个好丫头,我倒舍不得为难你们了,不如这样,你们二人就借机假死,我将你们送到庄子上去躲一躲,等你们的家人脱离二姐姐掌控,咱们再谈以后的事,如何?”

    如果能活,谁又想死。

    珑儿咬牙沉吟半晌,说:“如果三姑娘真能救出我的家人,奴婢以后必为三姑娘赴汤蹈火,但关于二房的事,请恕奴婢不会透露半个字。”

    魏兰尔一笑,“也罢,就按你说的。”

    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呢?

    来日方长。

    第二天,玲儿珑儿死在柴房的消息传开,魏宝珠第一时间出现在三房,想要质问魏兰尔为何这么狠,一定要逼死她的贴身大丫头,结果被告知魏兰尔一大早就跟李大姑娘出门去了,就连三夫人也有事回了娘家。

    魏宝珠微张着唇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玲儿珑儿的尸身呢?”

    丫头回道:“凌晨时候婆子发现她们畏罪自尽死了,就禀报了夫人,夫人觉得留在府里晦气,便让人卷了席子抬出府了。”

    魏宝珠气的手指尖都在抖。

    她们肯定是故意的!

    怎么回事?三房母女什么时候这么多心眼儿了?

    此时,将魏宝珠气到爆炸的魏兰尔正跟李清懿往余记面馆去。

    她笑道:“二姐姐一大早听到消息,八成就赶着去三房使坏了,却发觉我们都不在,肯定气的头顶冒烟!”

    李清懿并未插言,却能够想象得到魏宝珠在三房哭那两个婢女,然后指责三房心狠手辣的场景。

    这种泼脏水的手段,前世魏宝珠可没少在她身上用。

    魏兰尔犹自兴奋着,“回去我得让丫头好好跟我说说,二姐姐听说我出门了,娘也不在,甚至连尸首都搬走了的时候,那种没有任何发挥的余地的表情!”

    李清懿做出同情神色,说:“希望宝珠妹妹能按照咱们想的,放了两个丫头的家人。”

    “肯定会,忠仆死了体恤家人,借以换取其他人的忠心,这是二姐姐惯用的手段。她今日没抓住机会在三房闹,肯定要在这件事上做文章,说不定除了卖身契以外,还会给他们其他好处,突显二房宽厚。”

    李清懿但笑不语。

    魏宝珠母女最难缠,在她们对自己毫无防备的时候,联合三房先将她们干掉,是最好的选择。

    她掀开车帘看着外面,马上还有一场大戏呢,不知道魏宝珠母女接不接得住!

    “咱们到了!”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