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三十五章 阻拦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想到那个女人,二夫人总算提起了精神,她咬牙切齿的看着杨三:“那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

    杨三谨慎道:“小的见她穿着不俗,本以为是二老爷花的银子,但后来一打听,这女人似乎是个商户女,家资颇丰。”

    “商户女?”

    二夫人咬牙,魏世原不是说,他最为珍爱世家女的骄矜高贵,最讨厌商门小户满身铜臭吗!

    “你去,我盯着那对母子,若是看到二老爷去了,便告知于我!”

    杨三连忙低身告退:“小人明白。”

    赵妈妈暗暗叹了口气,说到底,二夫人还是不相信二老爷在外养了女人,想要亲眼看一看。要不然,现在就是控制住那女人的最好时机。

    再拖延,二老爷定要有所准备了。

    “这府里的传言……”

    二夫人冷笑道:“除了三房那疯妇还能有谁!”

    “既然夫人知道,怎么还放任她们传?”

    二夫人恨道:“倘若此事有假,到时候谣言不攻自破,可要是真的,我出手制止也不过是徒增笑柄罢了!那孩子都四五岁了!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还日日引以为傲,与傻子有什么分别……”

    赵妈妈叹了一声,“夫人早些安置吧,二门这就要落锁了,杨三那边有什么消息,也得明晨才能递进来。”

    濯香院。

    李清懿睡下前,叫了长宁长阑进来,“二老爷晚上可回后院了?”

    “未曾回来,这会儿二门已经落锁,二老爷今夜应是要宿在前院书房了。”

    李清懿说道:“你们身上有功夫,在府上行事方便,便替我看着些,若二老爷半夜出府,你们明晨就在二门处留意着,要是有下人要往二房那边去报信,就想办法拦住。”

    长阑长宁对视一眼:“是,姑娘。”

    第二日,各房用过早膳,便往鹤延堂去给老夫人请安。

    二夫人没等到杨三来报信,心神不宁。

    “二嫂这是怎么了,昨晚没睡好?”

    众人听见三夫人询问,隐晦的目光纷纷朝二夫人扫过去。

    二夫人撑着精神笑道:“昨儿来了只乌鸦,在我窗前乱叫唤,扰的我一宿没怎么睡。”

    三夫人脸色磨了磨后槽牙,这分明就是在骂她呢!

    “我倒是看见只喜鹊,一大早心情就好的不得了。”

    其实这会儿,府里不少人都有了确切的消息,听见二人说话,面色异彩纷呈。

    没想到二老爷居然一直是在骗二夫人的!

    真是演的一手好戏!

    尤其是元衡郡主,她跟三夫人一样,只觉得心情舒畅,扬眉吐气!

    让你处处显摆演!

    不是报应又是什么!

    二夫人被四下里的目光盯着,再怎么沉得住气,脸色也一点点变得难看起来。

    魏老夫人皱眉看着二夫人,只觉得她有些太过了。

    儿子宠媳妇她不管,但媳妇若是善妒,连一个妾室都容不下,那就是千不该万不该了。

    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老二这么多年对她处处贴心爱护,已经很不错了,现在不过一个外室就受不了了?

    “好了,要是没什么事,就都回去吧。”

    魏老夫人摆了摆手,不愿看儿媳妇们吵嘴。

    只是众人才刚要起身,丫头进来禀告道:“老夫人,二老爷带着个妇人进府来了。”

    “你说什么!”

    二夫人猛地站起身,死死盯着丫头。

    丫头吓得浑身一哆嗦,小声重复了一遍:“二老爷带人进府了,正往鹤延堂这边来呢……”

    这是怕二夫人背地里搞小动作,赶紧带人过明路来了,还亲自护送着外室母子俩进府!

    众人脸色比过年时候放的烟花还精彩。

    二夫人身形一晃,跌坐回椅子里。

    她嫁进魏府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如此失态。

    魏老夫人越发看不上这做派,皱眉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浓芍,你出去看看。”

    “是,老夫人。”

    浓芍出门去了,方才要走的众人又稳稳的坐回了椅子上。

    二夫人低声问赵妈妈:“杨三今早怎么没来送信儿?”

    要是提前知道消息,她也不至于一点应对都没有,让那女人这么轻易就进府了!

    赵妈妈也不知道,她早上可是一直伸长了脖子等着,可杨三并没有过来回话,“奴婢再让人去问问。”

    这厢浓芍到了门口,就看见二老爷怀里抱着个四五岁的小娃娃,落后他一步跟了个妇人装扮的女子。

    女子穿着得体,不像寻常外室要么穿金戴银花枝招展,要么弱柳般一阵风就能吹到,此女行止之间倒像是大户人家的夫人,就是比二夫人,也不遑多让。

    不过这话,浓芍可不敢说出口。

    “二老爷。”

    魏世原见老夫人身边的大丫头在这等着,便知道母亲对此事并无多少反对。

    他回头看向温玉娘,温玉娘伸手接过儿子,说道:“我跟然儿就在这里等着,若是老夫人召唤,妾再进去不迟。”

    浓芍有些惊讶,这女人竟如此懂事。

    倒是魏世原有些犹豫,似乎是怕她跟儿子受委屈。

    温玉娘说道:“老夫人跟夫人怕是有许多话要说,妾身终究是外人,在场不合适,你去便是了。老夫人怕是还要问一问妾身的事,你好好解释,莫要惹她老人家生气了。”

    魏世原点点头,只身进了鹤延堂。

    众人都好奇的朝他身后看去,却没看见人。

    老夫人问道:“不是说,你带了对母子进府,怎么没见人?”

    魏世原跪在魏老夫人面前:“玉娘说未得母亲召见,不敢擅入,且先在外面等着呢。”

    魏老夫人听了这话,有些惊讶,随后便露出了几分满意,“她倒是有规矩。”

    其他人就神色各异了。

    暗道此女不是个好拿捏的。

    二夫人更是几乎咬碎银牙。

    魏世原说道:“母亲,玉娘的事,儿子一直瞒着,是儿子的错,实在是此事另有原由,还请母亲不要怪罪。”

    “另有原由?”

    魏世原点头,转头看了一眼二夫人,才说道:“我与阿绣夫妻情深,并无纳妾之想,只是五年前,儿子刚到工部上任时遭人陷害,跟玉娘有了肌肤之亲,玉娘无辜,儿子不能看她失了清白为人唾弃!”

    原本这种偷养外室还瞒下庶子的行径并不光彩,可二老爷这一番辩白,倒将自己说成了有情有意,无可奈何。

    意思就是,他并非拈花惹草,而是受了旁人的算计,温玉娘是良家子,无辜受累,他不能不管。

    魏老夫人首先关心的自然是儿子的安危:“是何人陷害你?”

    魏世原垂头,“儿子惭愧,并未查明。”

    李清懿低眉哂笑,好一个并未查明,这可不就是随他编了?

    原本这种事情,不该有小辈在场,但二老爷为了不给二夫人反应的时间,竟特意赶在众人请安齐聚的节骨眼带人来了。

    她们这些小辈,今日也就有“眼福”了。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