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三十六章 宠妾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魏老夫人听了二儿子的回答也是皱眉。

    但眼前是她儿子,她自然要给儿子留下余地,便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问道:“那你之前为何不明说?”

    “玉娘不要名分,只求然哥儿能有父亲疼爱,所以这么多年才一直养在外面,儿子也只不过是偶尔过去看看。若不是此事漏了风声,儿子也不会带玉娘进府给府里一个交代。一切都是儿子的错,请母亲不要怪罪玉娘。”

    真要给交代,就不会连带人进府都不提前打个招呼,一门心思出其不意。

    不过是怕二夫人横加阻拦罢了。

    众人看向二夫人,二夫人却垂着头不说话。

    纳妾这种事,自然是当家主母说了算,凭你再怎么喜欢,也要正妻喝了妾室敬的茶才作数。

    “阿绣,此事是我对不住你,但玉娘也是清白人家出身,还为我生了儿子,我总不能一直让他们娘俩无名无分。你放心,若你不喜欢她们,我还让她们住在府外,咱们家,就当没有她们母子。”

    “这是什么话!”

    魏老夫人第一个就不同意。

    魏家的孙辈也不少,但老人哪里会嫌孙子多。

    她沉声说道:“不管外室还是妾室,然哥儿是你儿子,一直养在外面想什么样子?!”

    婆母都这么说了,二夫人再不说话就是不识趣了。

    “老爷还不知道我吗,我何曾是那不容人的?不过是陡然听说此事,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罢了。”

    “娘……”魏宝珠袖中的手紧紧攥着,相比二夫人,她更加不不能置信自己的父亲居然真的有外室!还生了儿子!

    娘又不是没给他生儿子,难道外面的就那么香,值得爹如此费尽心思为她们母子铺路?

    二夫人安抚的看了眼女儿,示意她不要妄动/乱说话。

    一个妾室,她并非料理不了。不过是对魏世原的作为不敢相信,才一直拖沓到现在还无所作为。

    眼下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也就没有伤春悲秋的余地了。

    “老爷,你快叫妹妹进来吧。正好今日大家都在,也当认认人了。”

    魏世原听了这话,满脸愧疚的点头,看向魏老夫人。

    魏老夫人应了,浓芍就出去请了温玉娘母子。

    不多时,一个妇人牵着一个小男孩进来。

    众人见了这对母子,不由得屏住呼吸。

    温玉娘的样貌并非绝无仅有的倾世美人,但她肤白如瓷,眉目间顾盼神飞,尤其是一双眼睛明亮漆黑,十足的明媚中又带着三分清隽,这种独特的气质,让她一出现,便成为最受瞩目的存在。

    而她手中牵着的小男孩,更是玉雪可爱,软糯糯的一团,乌溜溜的大眼睛看见魏世原,就上前拉住他的手,奶声奶气的喊了声“爹爹”。

    魏世原眼中的宠溺掩都掩不住,要不是温玉娘轻轻拉了一把,他就要把孩子抱起来了。

    二夫人看见这一幕,犹如万箭穿心。

    她也不是没给他生孩子!

    也没见他对哪个孩子疼爱到这份儿上!

    一旁魏宝珠的眼睛也几乎瞪出血来了。

    若是自己的亲弟弟也就罢了,可她怎么能忍受被其他人分走自己的父亲!

    温玉娘感受到了气氛的异常,赶紧拉着魏然跪下,“妾温氏,见过老夫人。”

    魏然扑闪着大眼睛,定定看了上座的魏老夫人一眼,似乎意识到了这就是一直以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祖母。

    他一本正经的跪好,乖巧的磕了个头,用十分洪亮的声音喊道:“然儿见过祖母!”

    魏老夫人嘴上还没出声,胳膊已经伸出去了,显见对魏然十分喜爱,“快过来,让祖母好好看看!”

    魏然迈着小短腿蹬蹬蹬跑过去,一头扎进魏老夫人怀里:“祖母!然儿终于见到您啦!”

    众人吸气,这孩子也太会讨巧了?

    怕不是温玉娘来前特意教的?

    就算是教的,这般伶俐乖觉的孩子也少见。

    二夫人看着魏世原一脸的与有荣焉,几乎呕出一口血来!

    再看看一旁的温玉娘,明眸皓齿,巧笑嫣然,好像她们才是正经夫妻!

    不止是她难以接受,魏宝珠整个人都已经浑身发麻。

    父亲对这对母子是真心的!那眼中的情意带着痴,相比他平日里对母亲的爱护不知道要真挚多少倍!

    李清懿看着这母女俩的反应,心里的舒畅更甚于其他人。

    前世她一进魏府,二夫人就害死了蘅芜,之后为了让魏宝珠代替她成为四皇子妃,故意让她感染疠风,那种浑身生疮,痒的恨不得将自己挠烂的滋味,即便再世为人,她也深刻的记得。

    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事还会发生。

    所以,她不可能坐以待毙。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苦楚,要一点点在她们身上找回来。

    “祖母,今天早上,娘对我说,从今以后,然儿就只能跟娘叫姨娘了,这是为什么呀?”

    魏老夫人听着魏然奶声奶气的问话,脸上一时间竟露出“庶出可惜”的神情,目光不由得朝温玉娘看去。

    温玉娘顺从的跪在那里,低眉顺眼,并无哀怨之色。

    魏老夫人见她如此识大体,暗自点头,对魏然说道:“以后你要称你爹的正室为母亲。”

    二夫人闻言,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她还一句话没说,事情就这么定了?

    魏世原在一旁开口,“玉娘,赶快给夫人敬茶。”

    二夫人瞪着魏世原,魏世原竟然能做到视而不见,脸上仍是一派温厚,“阿绣,以后然儿就有劳你多照看了。”

    二夫人紧咬着后槽牙看魏世原,总算是相信了眼前的一切。

    她强挤出一丝笑:“二郎说的什么话,我是嫡母,自然会好生照看这孩子。”

    说罢,她接过温玉娘递过来的茶,喝了。

    魏世成松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温玉娘,显见是一直担忧她会在二夫人手上吃亏。

    元衡郡主和三夫人罕见的交换眼色。

    这魏世原还真是!

    从前他跟二夫人秀恩爱的时候,她们已经觉得这怕是男人爱护一个女人的极致了。

    然而,一切的恰到好处都是故作姿态,真正的痴情,是掩饰不住的,随时随地都会露出破绽。

    就如他对温玉娘。

    魏老夫人看着儿子大有宠妾灭妻的架势,本想斥责几句,可看看怀里惹人怜爱的魏然,便熄了这念头,她总不会让儿子做出蠢事也就是了,“行了,时辰不早,你们也都先回去吧。”

    魏然扬起小脸,“那孙儿晚点再来陪祖母!”

    听他自称孙儿,如此亲密,魏宝珠的目光倏然横了过去。

    二夫人拉她一把,示意她不要露出不满。

    魏宝珠不甘的垂下眼睛,跟着二夫人往外走。

    二夫人吩咐赵妈妈,“替温姨娘和五少爷收拾个院子出来,好好将她们母子送过去。”

    魏世原插话道:“挑个离佩兰院远些的。”

    二夫人手里揪着帕子,“离佩兰院太远了,老爷时常过去,岂不是不便?”

    魏世原扶住她的肩膀,“我也是想让你少看了烦心,再说,我去她那的时候也有限,不打紧。”

    二夫人没说话。

    魏世原握了握她的手,“为夫还有事要忙,等晚上回来再陪你用晚膳。”

    说罢,便急匆匆出府去了。

    二夫人咬牙,“工部事儿这么多,他倒还特地抽出时间来周全她们母子!”

    赵妈妈心口紧了紧,说:“夫人,奴婢找杨三问了,说是一早就守在府外,只等着二门一开就过来给您回话,可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背后给了他一闷棍,等他醒来的时候,二老爷已经带着温氏母子进府了!”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