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嫁权宦 > 第四十九章 旨意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魏瑾儿抬头看了一眼医女,明白这个婢子绝不会仅仅只懂医术那么简单,她是四皇子留下来保护她的。

    “好。”

    她没有再看魏世成和元衡郡主,强忍着剧痛被人抬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元衡郡主无措的看向魏世成,但魏世成没有阻拦,亦没有开口。

    *****

    四皇子前脚进了相府,后脚消息就传遍了各处。

    李清懿沉眸听了长阑的禀报,说道:“有人给四皇子透露了消息。”

    长宁猜测:“事关重大,魏家各处必定捂的紧,淑妃那里,事关她后半生的前途,自然也不敢走漏风声,奴婢觉得……兴许哪处有四皇子的眼线。”

    “看来,四皇子是非娶魏瑾儿不可了。”

    李清懿将“残缺”的注意告诉淑妃,除了报复魏瑾儿算计她,也是不想让魏瑾儿嫁给四皇子。

    她重生之后,事态的发展已经随着她的举动偏离了前世的轨迹,她想将这种偏离减到最小,第一是防止事情脱离掌控,第二是怕影响了她与秦增。

    谁知四皇子突然来了魏府,救了魏瑾儿。

    “这个魏世成,该狠心的时候反倒慈悲起来了!”

    倘若他直接来点狠的,四皇子就算来了也没用!

    长阑说道:“魏世成还想留着嫡长女卖个好价钱,自然不想让她伤的太重。不过,在身上留下疤痕,对一个女子来说,其实已经是十分严重的事了。”

    “哼,只要有良药,疤痕未必不能磨平,魏世成还是给魏瑾儿留足了退路!不过……”李清懿展眉笑了笑:“她若是真的嫁了四皇子,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咱们且看着吧!”

    *****

    宫中,王皇后听说四皇子去了魏家,脸色倏然变得阴沉无比。

    素容惊疑道:“娘娘,这件事从头至尾就没有几个人知道,四皇子是从哪得到的消息??!”

    王皇后可不是个糊涂的,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其中关节,“看来,本宫和淑妃身边怕是不太干净。”

    素心跟素容对视一眼,心头惊乱,说道:“娘娘,咱们宫里的人,不说这殿里殿外,凡是跟乾元宫沾上一点边的,也早就上上下下盘查过不知道多少次,但凡有一点不清不楚的,都进不了咱们乾元宫的门。”

    “是啊,娘娘,怕不是淑妃娘娘那里出了什么差错?”

    “淑妃自己绝不会做这种蠢事,至于她身边有没有坏事的人,还需得查一查才是,若让本宫知道是谁给四皇子通风报信,本宫定要扒了她的皮!”

    “娘娘,既然四皇子得了消息敢去救魏大姑娘,那么,他是不是也知道……是娘娘插手了这件事?”

    王皇后闻言面色又沉了几分。

    素容道:“四皇子就算不知道,也会这般猜测,奴婢倒是觉得,可惜了这么好的主意,本以为过了今晚,一切都可恢复如常,却没想到关键时刻出了岔子,白费了这一遭!”

    主仆几人正说着,忽然有宫人前来禀报。

    “娘娘,春晤宫出事了!”

    王皇后一皱眉:“淑妃出什么事了?”

    “春晤宫的晚膳中有不干净的东西,所幸淑妃娘娘没有食用,但分食了饭菜的宫人们一个个七窍流血而亡,淑妃娘娘受了惊吓。”

    王皇后双目眯起,有人想对淑妃下手?

    是想要断绝魏家跟她的往来么?

    还是说,这是四皇子对淑妃插手魏瑾儿之事的警告?

    “走,跟本宫去看看。”

    春晤宫中,殿前黑压压跪了一地的人,宫人们个个凝神屏息,连大气也不敢喘,有的面色惨白,有的满脸惊惧,有些胆子小的,当场昏厥了过去。

    因为在她们面前,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五具七窍流着黑血的尸首。

    淑妃站在众人面前,亦是惊魂未定。

    如果不是因为心口发堵吃不下饭,现在七窍流血躺在这里的就是她。

    王皇后疾步进了春晤宫,淑妃见了她心神稍定,屈膝行礼道:“皇后娘娘。”

    王皇后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和殿前跪着的人,眼都没眨,问:“可查出原由了?”

    淑妃摇摇头:“没有,刚出了事,臣妾就让人去回禀了娘娘,这会刚将殿里所有宫人召集到此处。”

    王皇后冷笑一声,“哼,本宫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如此大胆!敢谋害后宫嫔妃。”

    更重要的是,是谁替四皇子送了消息。

    她走到众人跟前,说道:“不论是谁,先打十个大板醒醒脑子,再来同本宫回话。”

    一众宫人闻言顿时面如土色,十个板子下去,必定皮开肉绽。何况王皇后方才说的是,先打十个大板醒醒脑。分明是打过之后还要问话,若是答的不好,就不知道还要受到什么惩罚了。

    瞬间,宫人们纷纷开口求饶,哭求声一片,再加上眼前摆着的五具尸首,着实有些渗人。

    不少人都觉得头皮发麻,但王皇后似乎铁了心,让人取了名册,挨个点名领受惩罚。

    因为人数太多,所以杖责要分批进行,名册中排在前面的便倒了大霉,被扭压上春凳,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板子。

    被打的人鬼哭狼嚎,后面等着的人更加心惊胆战,一个个青着面色直冒冷汗。

    王皇后和淑妃虽然没有说话,但都在暗中观察着众人的神色。

    等几十个宫人都挨过板子,王皇后便进了内殿,吩咐将她们一个个带进来问话。

    众宫人已经被十个板子磨掉了些许精神,眼下意志十分薄弱,几乎是问什么都无暇思考便脱口而出。仅有那么几个谨慎的,回答的滴水不漏,都被王皇后和淑妃记了下来,重点盘问。

    这人不揪出来,留下始终是个隐患。

    但二人都知道,即便查出人来,也阻止不了赐婚的这道圣旨了。

    第二日,宣读圣旨的内侍踩着吉时到了魏府。

    因昨晚四皇子来过,魏家众人都有了心理准备,见了内侍前来,纷纷敛着面色客客气气的迎接,不敢怠慢。

    魏瑾儿虽然左脚剧痛难忍,但这种时候,她当然不会不出面。

    前院,香案已经摆好,阖府众人一一跪下,魏瑾儿跪在前面,听传旨的内侍展开明黄绢帛,声音洪亮念道:“上谕:魏氏长女瑾儿,端慧柔嘉,敬慎持躬,温恭笃于天赋,主雅化于闺闱。今命婚于四皇子俨,遂成琴瑟和鸣之好。勉慎言容之习,务遵女箴之规。择吉日完婚,钦此。”

    魏瑾儿听见这一声“钦此”,一颗心终于稳稳落回肚子里,她在魏家众人复杂的目光中接过圣旨,道:“臣女叩谢皇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宣旨的内侍收回手,从身后小公公手中又拿出一道懿旨,“李氏长女清懿听旨!”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