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玄幻魔法 > 长安有妖气 > 第一卷 青衫行 第六章 彼岸境的老太监

第一卷 青衫行 第六章 彼岸境的老太监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此刻。

    玄武大道上一场大火骤起。烤肉铺里,凄厉的惨叫响彻街道。

    “走水了——走水了——”

    “快救人!铺子里的几个小伙儿还在里面!”

    不知道是谁的哭嚎,“进不去——”

    “造孽啊——”

    张牙舞爪的火光映亮半个黑夜,房屋摇摇欲坠的呜咽,无数人惊惶的奔走,这是群魔乱舞的乱象。

    衙役姗姗来迟,装模做样地维持秩序,眼看着屋外地旗杆儿也烧成了黑色,这场火才总算是灭了。

    几具被烧焦的尸体被搬出来,已经不成样子。

    由远及近的人群里,一张张脸上尽是悲凄。深深的死寂里,不知道是哪个邻居在低低啜泣,就像水里浸染的墨汁儿,一圈圈泛开。

    坍塌的烤肉铺里,烟雾打着旋儿升了天。

    皇宫里,宴席还在继续。

    二皇子正在和几位大臣饮酒,不知聊了什么,仰着脑袋哈哈大笑,就连旁边儿枝桠都跟着颤动。

    推杯换盏中,酒香味儿飘在空气里,有人高谈阔论中吟诗一首,满腹的经纶藏在寥寥三两句里,博得满堂喝彩。

    几名多才多艺的侍女抚着琴,迎着舞,扭着腰,檀口一张,就是水流叮铃般的妙音,手掌轻扶,就让场上的皇子大臣叉开腿,弯了腰。

    毕竟都是体面人,怎么能在皇上面前有不雅的反应呢?

    “好诗!”

    “好舞!”

    角落凄清处。小七正在向李尘汇报:“殿下,刚得的消息。玄武大道确实走了水,店里的人,没能逃出来。”

    李尘面色不变,沉默许久后起了身,“跟我走。”

    三个字,隐藏了极深极沉的情绪。

    小七劝诫,“殿下,现在正是宴席,不能因小失大啊!”

    李尘却道:“这场宴席,我只是个举办的名头。真正的主角儿,是那位陛下留在史书上的仁慈和英明。”

    小七道:“殿下现在去了,又能做什么呢?”

    李尘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替他们要一个公道。”

    小七立马跟上。他虽然觉得殿下这件事做得不妥,哪怕现在去了,木已成舟,那几个店小二也不能死而复生。但他却毫不犹豫。毕竟,这么多年瞧着殿下长大,早已经把自己当成殿下的一把刀。不论殿下做什么,他只需要跟上就够了。

    宴席上,包括二皇子在内,没人察觉到那个将去陨墨山的九皇子已经不在这里。

    好像大家都已经忘了今日这场宴席的目的是什么。包括皇帝。

    出了宫,路过玄武大道,李尘命马车停下,掀开了车帘儿,幽幽地瞧着变成废墟的烤肉铺子。

    小七没有作声。他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熟悉李尘的人。心下明白,自家殿下瞧着冷峻非常,好似对什么东西都不在意,其实并非如此。

    这个少年身上,出生起就背负了整个妖族复兴的重担,年幼时便被送到人族。

    后来突破重重阻碍,得了九皇子的身份。那一年司天监为殿下测过命格,又说什么孤星入命。也正是因为这一句话,李尘虽然有了九皇子的身份,却其实一天都没有在宫里住过。

    从未有过朋友,从未有过亲人,这许多年来,鲜少有笑得出声的时候,因此那几位小哥儿对殿下来说,绝不是匆匆一面的过客而已。

    许久后,李尘放下车帘,“先回府。让秋风冬雪,还有其他人全都跟着。”

    小七心下凛然,这十年来,府上收服的杀手少说也有三十,李尘说全都跟着,可见是动了雷霆之怒。

    半个时辰后。从李尘的府邸中,有数十人穿着夜行衣掠向城内,起跃之间融进了夜色。

    不久后,二皇子的府邸中,传出一阵阵惊慌失措的声音。

    “走水了!走水了!”

    “快!救火!”

    无数惊慌的声音混成一团,犹如沸水煮开的尖锐和紧张,和不久前玄武大道的场景何其相似。

    衙役的速度很快,几百人先后赶过来,其中包括京都府尹。

    府尹看着眼前的场景,两条腿已经软得支不起来,哎哟一声摔倒在地。

    这场大火的火势比不久前玄武大道烤肉铺子大了数倍,更重要的是,这座府邸是当今二皇子的宅子!这件事情如果不能妥善处理,他这个府尹算是做到头了

    “快救火!快救火!”难为了府尹,四十多岁的人还能发出如此高亢嘹亮的声音。

    此刻,李尘带着众人已经潜入府里。

    “所有的杀手,都被二皇子养在书房后的园子里。”这是之前二皇子的手下,如今被李尘收服。

    在全府上下的烦嚣鼓噪里,李尘等人顺着屋子一排排摸过去,刀起刀落就是一条性命。这些杀手全都是死有余辜,既然做了别人的刀,做了杀人的勾当,就早有死的觉悟。

    这些人多是二境黄泉,境界不高,只是隐匿的身法不错。现如今他们在明,李尘等人在暗处,自然不是对手。

    李尘出手最是迅疾,不多时便悄无声息地杀了数十人。

    噗!又有一颗头颅滴溜溜落了地,血留在地上咕嘟嘟冒起了泡泡。

    “谁?”隔壁有人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一声惊问!

    紧接着,李尘全身汗毛倒竖,被杀机笼罩,一个激灵破门而出。在他原先站定的地方,一柄长剑兀自颤动。若是李尘慢上半分,就会被这柄剑开膛破肚!

    出了屋子,李尘对面儿正站了一个老人,脸上得皱纹沟壑纵横。方才的一剑正是他出的。

    这是彼岸境,李尘心下已经确认。

    此时,着透了半边天的火光越来越旺,一股子热浪铺面,烟雾腾起的阴影跃起落下。李尘横起铁钎子,露出得半张脸被映照得通红,一对儿眸子里有燎原星火。

    “真没想到。咱家有生之年,还能看到有人敢夜闯二皇子的府邸。”老人的嗓子尖细沙哑,就像是男人特意捏着嗓子说着话,带着股子阴恻恻的冰冷。

    李尘心下讶然,二皇子府上的彼岸境,竟然是原先宫里的老人。他并不废话,持剑而行。于是一条残影带起的直线出现,直冲老太监的面门。

    “彼岸境?”老太监的眸子一缩。

    黑暗里,金铁交接的巨大声音一瞬骤起,地面先出现一丈方圆的凹陷和皲裂。两道影子同时后退,李尘噔噔噔连退三步,定身时两只脚深陷地面三寸。

    这老太监的实力,比前几天的叶不凡强了不知多少。

    但李尘没有停下,铁钎子横在身前,又一道直线残影疾掠,铁钎子的尖啸和人影一前一后。

    火光下,磨得发亮的铁钎子如一条银线,将四周切割开来。在铮铮交手中,李尘次次后退,又转瞬间再度暴起。远远看过去,好似无数银丝先后密布空中,这是速度快到了极致!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