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玄幻魔法 > 长安有妖气 > 第二卷 脊梁说 第九章 舒坦

第二卷 脊梁说 第九章 舒坦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眼前的一切,是超越世间一切野史的匪夷所思!这世上竟然还有一座京都!

    就连一贯平静的崔昊这时候也不能淡定了,环视四下的环境,“此处的所见所闻,我在典籍也从未见过记载,如果,如果说,刚才的京都城是真的,那岂不是说,世上极有可能,还有另一个圣朝,甚至是,另一个崔家?”

    他结结巴巴磕磕绊绊,似乎觉得自己的猜想太过于匪夷所思,声音干涩,却听见一旁的李尘说:“很有可能。”

    众人一时间都静默下来。

    一片死寂里,程芷安偷偷掐了掐一旁小七的胳膊,见小七没什么反应,自以为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窃喜道:“果然是在做梦!”

    小七不动声色地把胳膊从程芷安的指甲盖儿里抽出来,悄悄撤了两步,心想以后还是尽量要离程家大小姐远一点儿。

    几人在这又待了六七个时辰,眼见再也没有异象出现,李尘这才心事重重地带着众人撤出来,他心下不断回想方才所见的每一处细节,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里和鬼蜮或许就属于同源同根,脑海里不知怎地闪现出那日见的祭坛棺椁。

    李尘心下暗叹:今天的这一番奇景,就连大长老都不曾和我说过,或许,连他也不曾见过这样的场景,只是我刚刚入世不久,就接二连三遇到许多闻所未闻的事情,究竟是我的原因,还是这世间天地发生了变化?

    出了地底世界,李尘站在山脚下瞧着一节节翻起的山石,借着阳光瞧着左右好像盖了灰色雾气的天地,想想如今已经深入数百里,再这么下去难保会有什么异变,于是对众人道:“先回山上吧。”

    陨墨山上。

    李尘等人刚出离位不到半刻钟,还没穿过山脚下的营帐群,李怀带着十几名士兵跑过来,“哎哟喂,殿下您总算出来了!”

    他如意算盘打得好,只要我认怂认的够快,你就找不出找我麻烦的理由,我知道现在起大概惹不起你,但是只要我忍辱负重,等回了京都地界儿,有了二殿下给我撑腰,还怕斗不过你一个乡下皇子?

    心里这么想着,李怀表面前倨后恭,两眼泛着泪花儿,“殿下!我听说张虎他们全都死在了魔物手中,还是殿下高义,为了给他们报仇深入魔窟,他们泉下有知,一定会感恩戴德!”

    李怀低着头,没有抬头看李尘一眼,他连台阶儿都送到了李尘脚下,把离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甩给了魔物,只要李尘轻轻迈一步,他们之间就算相安无事了,可谓给足了这个乡下皇子的面子。

    但是不知怎地,他忽然觉得眼前有点发暗,整个世界都忽然间开始倾斜,直至完全沉入黑暗。

    咕噜噜——一颗死不瞑目的脑袋落了地,眼睛却还滴溜溜转了两圈儿,脖颈处白色的肉缓了缓才有血喷涌出来,这是剑光快到极致导致的。

    李尘收了剑,瞥见崔昊等人的惊讶神色,冲着几人笑笑,三个字儿说了自己杀人的原因,“舒坦了。”

    剩下的十几人噗通噗通跪了一地,跪得很干脆,全都瑟瑟发抖,哪怕朝夕相处的顶头上司死了,此时此刻也不敢出声。

    李尘压根儿没去瞧他们,带着众人往山上走去。

    远远地还能听见程芷安懊恼的声音,“你杀的太快了,我本来想着先骂他几句的!”

    不久后。

    正在营帐里休息的李尘等人收到枪圣要见他们的消息,李尘知道,一定为了他杀李怀的事情。

    这时候正是晌午,山上的热气几乎要让山岩起了火,一盆盆放了几个时辰的水都到了烫手的地步。

    李尘几个人到的时候,枪圣关居易正在冲凉,和野史里的传说不同,这位枪圣不仅不是风度翩翩,反而十分粗糙,除了身材高大一些,和周边的士兵没什么区别,一身的累累伤痕,尤其是胸口处有前后贯穿的一道巨大伤疤。

    两桶水出了井口,被他一左一右浇在身上,抖抖身子甩出去的水珠子都带着油花儿,除去枪圣这两个字的盛名,光瞧着他这个人,你只以为是市井随随便便就能拎出来的升斗小民。

    “原来他就是枪圣,瞧着不怎么样嘛。”秋风低低地说:“还是殿下的气度更好。”

    李尘看过关居易的野史传记,知道里面的记载有不少杜撰,但只要有五分是真的,面前这位枪圣就值得所有人称赞,因此他上前一步,躬身做了一礼,“前辈。”

    关居易抬起眼睛瞧了他一眼,转身接过一旁士兵端过来的面条儿,一边说::“我知道你来陨墨山是为了功勋,我并不在意,陨墨山上英灵三千万,忠骨累累做尸山,他们当初其实也是为了功勋,只不过他们为一家老小谋生路,你是为自己谋后路,说来都是世间名利场,没有什么高和低。”

    关居易斜过身子瞧着李尘,“我让你来一趟是想告诉你,不管你和其他皇子之间怎么闹,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乱了我的规矩,不要将其他人搅进去,像今天的事情,我也不希望再出现第二次。这一次免了你的责罚,不是因为你的身份,而是因为李怀先坏了我的规矩,所以他算是咎由自取,再有下次,你们就不必继续待在山上了。”

    说完了话,他低头扒拉士兵端过来地面条儿,一口气吸溜了半碗下去,又就着面汤嚼了两只红色的尖椒,不再看李尘几人,只是冲他们挥了挥手,那意思是不打算再聊下去。

    走在回去的路上,程芷安依然愤愤不平,“凭什么啊?从咱们上山开始,就是李怀在找咱们的麻烦,他今儿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李尘却很看得开,说:“说到底,陨墨山终究是他在撑着,不论是什么原因,他为天下守了这么多年的太平,偏偏有人在眼皮子底下搞什么龌龊,换成是我,先杀一批人再说,现在这位枪圣只是出声警告几句,已经是难得的仁义平和,给足了圣朝皇子这个身份的面子。”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