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玄幻魔法 > 长安有妖气 > 第二卷 脊梁说 第二十六章 就从关居易开始

第二卷 脊梁说 第二十六章 就从关居易开始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李尘使出各族的天赋神通后,诸圣子齐齐住了手,他们惊怒交加,自古以来,妖族的天赋神通都是人族所没有的秘术,所以妖族面对人族向来有极大的优越感。

    即便当前人族圣朝势大,它们也从不认为是自身修行的原因,只觉得世间气运虚无缥缈,一切非战之罪。

    如今李尘身为人族,将他们的天赋神通逐一施展,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一种羞辱。

    “你怎么会施展我妖族的天赋神通!”虎玉心直口快,杀气腾腾。

    李尘并不解释,只是笑道:“既然是神通,虎族学得了,世间生灵就都学得来,哪有什么你的我的?几位圣子还肯不肯接着交手?我等未分胜负,难道各位是要认输?”

    此时,半空的大战已接近尾声,枪圣和十四长老合力,将十数名奈何境巅峰的魔物镇压,喋血当场。

    十四长老阻止了再度将起的战斗,带着诸圣子回了营帐,不多久,里面传出持续半个时辰的争吵声,三言两语多是对李尘施展妖族天赋神通的质疑。

    这期间,李尘和关居易正坐在营帐外的树下喝茶,听着里面的争吵怡然自得,丝毫没有始作俑者的自觉。

    关居易说:“妖族的茶是不错,比我们那边的好很多。”

    李尘说:“之前有个老人家也在我面前炫耀过,说他从妖族带了不少回去。”

    关居易问:“是程千里吧?”

    “前辈见过他?”李尘问。

    关居易点点头,“当年我一枪开了一线天,几乎每个世家的老祖都来找过我,无非就是希望我去给他们做一个客卿之类的。”

    李尘知道他一定拒绝了,否则也不会留在陨墨山上,忍不住问:“前辈为什么没去?没动过心吗?”

    关居易瞥他一眼,笑着说:“我和你不同,你生来就是皇子,我生来却只是农夫的儿子,最多想着读书考个状元,见了那些世家给的银子和名声,怎么可能不动心?我从未想过银子可以用驷马高盖去拉,从未想过美酒可以灌满池子,从未想过鲜肉可以筑成树林,生在穷乡僻壤,乍一眼见了繁华,谁又能不动心呢?”

    李尘听他说得有些凄苦,却露出笑容,“但您还是留在了这儿。”

    关居易也同样笑道:“是啊,但我还是留在了这儿。当年崔家的老祖宗告诉我,说哪怕我不在这儿,陨墨山也不会垮,毕竟在我之前,陨墨山已经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哪怕没有我,陨墨山也还是陨墨山。”

    李尘叹了口气,“说得不错,我也常有这样的疑惑,这世上不管有没有我,甚至有没有任何一个所谓的大人物,其实都没什么变化,那我们的存在便好像没什么意义。”

    关居易盯着李尘的眼睛,说道:“我告诉崔家老祖:前辈说得不错,陨墨山一直是陨墨山,但这么多年来,陨墨山上为护着人族太平的牺牲者不知凡几,陨墨山之所以一片乱象,只是少了一套规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建一套规矩,为陨墨山添砖加瓦,有了这套规矩以后,哪怕少一个士兵死去,那也是值得的。”

    李尘迟疑道:“但,哪怕没有前辈,这件事也总有人会去做。”

    “崔家那个老头儿也是这么说的。”关居易笑着抬头,恍惚间神色就像与当年重合,骄傲且不屑且毫不畏惧地说:“如果有,那这件事,就从关居易开始吧。”

    场间静了许久。

    李尘忽然起身,向关居易恭恭敬敬地一礼,道;“先生,受教了。”

    关居易颔首。

    此时,营帐里的争吵声也渐渐停息,不知十四长老说了什么,诸圣子的声音逐渐安静了下去。

    不多久,诸圣子都走了出来,虎玉远远瞧了李尘一眼,冷哼一声转身离去,其余圣子的模样也相差无几。

    一直到了黄昏时分,一股斜斜的细雨没了山头。

    山上的青苔透着雨水的沁人心脾,李尘就站在崖边儿,穿过入夜氤氲的三分雾气,瞧着山的两侧悬着跳跃的妖火灯光,听说那也是鱼人族的天赋,在昏暗的山上朦朦胧胧,像极了美人儿含着泪光的眼睛,显得极美。

    身后,蛇朆走了过来,“好雅兴!”

    李尘摆摆手,“算不上什么雅兴,我只是听这风声,像极了漂亮姑娘的哭吟低诉,所以想着多听几句。”

    蛇朆愣了一下,不知后面该接什么话茬儿,索性转了话题道:“殿下,上一个千年的气运将尽,这一代无论你们人族世家,还是妖族圣子,都有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赋,你觉得我们这一代,将由谁拉开这千年一度的大幕呢?”

    李尘却笑着说:“我在清河郡时,崔家老祖曾经问我,为什么要让程家老祖送我那一句大利东方盛世明君的话,让圣朝庙堂无端起了纷争。”

    蛇朆皱了皱眉头,不明白李尘为什么会忽然说出这番话来。

    李尘接着道:“我当时告诉崔家老祖说,我心在悠悠天下,意属万世太平,庙堂的三寸狭隘阴诡之地,岂能容得下我?今天你和我说什么千年来临的气运交迭,我同样告诉你,我从未把什么千年将至的大时代放在眼里,我既然要做发光发热的烛火太阳,和千年不千年又有什么关系?”

    蛇朆语塞,瞧着李尘的侧脸,竟隐约能感受到他所说的天空海阔,就像在魔窟中那个越战越勇的少年,但蛇朆的神色却反而渐渐铁青。

    “狂妄!”蛇朆最后只留下一句话就走了,咬着牙不肯承认心底如火烧一样的嫉妒,他不明白,明明只是几句话,为什么李尘能让他感受到极深的挫败感,甚至比当日在魔窟的挫败更甚。

    第二个来找李尘的是十四长老。

    十四长老问:“九皇子是在看大好河山,想这世上的千年风流吗?”

    李尘却指了指山外穿梭的小溪,说道:“我是在看那些涓涓细流,你看像不像美人儿的细腰?这世上不管什么样的景,只要和漂亮姑娘联系在一起,好像都透着那么点儿妩媚,真妙。”

    十四长老愣了一下,想了半晌才蹦出两个字儿,“真妙。”

    李尘笑着道:“长老来找我,总该不是为了这句真妙来的。”

    十四长老沉默许久。

    他忽然说道:“圣子,第二次传承在即,不知你什么时候回祖地?”

    漫山的萤火灯光下,李尘愕然地瞧着他。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