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玄幻魔法 > 长安有妖气 > 第二卷 脊梁说 第三十三章 九皇子算什么?

第二卷 脊梁说 第三十三章 九皇子算什么?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在府上的一众杀手里,秋风跟着李尘的时间最久,当初收下这个姑娘,也是因为她生得漂亮,刚好身边儿少一个随侍。

    秋风倚坐在树下,在一片金茫茫的枯叶上,汩汩流动的鲜血显得刺眼。

    “当初用流魂咒制服了你,才知道你原本就是妖族中人,你说你知道我或许是用了流魂咒,但你从不在意,只希望常伴左右,此后,你果然事事当先,绝不肯在小事上让我受半点儿不适,春秋的伞,夏天的扇,冬天的热酒,一样都没有少过。”

    李尘搓了搓脸,深吸一口气,“他们说,问心阶是为了检验道心,所以现在,你让我看着他们一个个死掉,算什么检验道心?难道说,非要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而我无动于衷才算是你要的道心吗?”

    这一次,他足足站定两个时辰没有挪动位子,就连地面的影子,也向着东面挪了几寸。

    月霜瞧着李尘的身影,心道:难道大长老真的看错了人?

    有蛟族长老讥讽似的说:我们这位圣子生来被某些人捧到了天上,今天和我本族圣子一比,才知道不过尔尔,道心竟然脆弱到这个地步,这么久过去都不能挪动一步。

    二长老心下叹息,只觉得这些年来花费在李尘身上的许多精力实在是可惜。

    又过了许久许久,直到山下的十四长老等人不再瞧着他,直到蛇朆、蛟城等人已经跨过了百阶,只有李尘一个人孤零零还在山脚。

    他这才睁开眼睛,却也没有立即走下去,却不知道在对谁低低地说着话,“自我知道自己命数的那一天开始,便有意不去和许多人有什么接触,生怕连累了别人,所以常有人说我冷漠,但如今的所谓命数,连我身边寥寥几个亲近的人都不肯放过?”

    李尘抬头瞧着天上,又低头看着脚下台阶,他说:“我这个人,生来无畏无惧,更谈不上什么信仰,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全都死去,或者说此时此刻,他们就全都死去,这世上又还有什么困得住我?就靠脚下这两尺高的石头吗?

    他迈步走出下一步,见到了垂死的小七。

    李尘看着他渐渐没了声息。

    这一幕是他早就预料到的,既然是问心阶,既然要让他感受所谓宿命,跟了自己许多年,最亲近如兄弟亲人一样的小七怎么可能活得下去?

    哪怕明知道这是幻境,李尘仍然觉得胸膛里的某处正在经历千刀万剐的刑罚。

    但他抿起泛白的唇,就这样静静地瞧着,直至眼前的一切像泡沫一样破灭,眼前又一次变成直入云端的山阶。

    而这个时候,最顶端的蛟城,已经接近顶峰。

    李尘沉默着,埋头跨出下一步。

    这一阶,崔昊。

    两息后,李尘勘破幻境,下一阶。

    一息后,李尘继续前行,他的速度越来越快。

    很快,山下众长老也发现了他的变化,看他好像每一阶的停留都不超过一息,到最后已经闲庭散步,最多只停顿一瞬的自然和轻易。

    “怎么会这样?问心阶本应该是越来越难,问遍三万六千法,勘破世间人情生死,由浅入深,他怎么会反其道而行之,而且快到这种地步?”有人疑惑。

    二长老也猜不透李尘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又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他只知道,这位大长老看好的圣子已经落后了很多,哪怕现在加快了速度,只怕也没什么机会了。

    蛟族长老却笑道:“那又怎么样?我蛟族圣子只差三阶就登上顶峰,他就算再快,难道还快得过蛟城迈出最后三步?”

    李尘不知道山脚下那些人的话,或者说就算知道了也并不在意,他只知道自己刚才抬头的时候发现所有人的身影都已经隐没在云端之上,所以当然也知道自己现在差了太远,所以他必须更快。

    从一步步地漫步,到疾走,最后小跑起来,就像在平地上的小羊羔,一蹦一蹦,虽然滑稽,好歹速度算是提了上来。

    在无人的山脚,他低低地说着一些话,或许是为了甩掉脑海里刚才小七、秋风鲜血满身的影子,这个向来自信满满的少年,聊着一些过往极少愿意付之于口的话,“我本不愿做圣子,偏偏他妈的生来就是,我本不愿去京都,偏偏他妈的得了皇家的批文,世上这么多的不愿意已经够教人难受了,为什么现在走个梯子都他妈的不肯让我走个痛快?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伴着小孩子赌气似的话,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成了一条直线般的残影。

    在云端之上,一骑绝尘的蛟城踩在二百九十九层的位置,低头看不见任何人的影子,面前就是三百层的山巅,这个梦寐以求的传承之地,他现在已经可以平视它,只需要短短两步,走上去,他就将为整个妖族创前所未有的盛世。

    蛟城想起这些年来的许多对手,包括那个一直以来有名无实的所谓天命圣子,蛟城冷笑轻蔑一笑,像是对整个妖族说:“今日起,我才是妖族的天命。”

    他的另一只脚,踩在三百层的阶梯上,陷入最后一个幻境。

    与此同时,从云下蹿上来一阵风。

    最先被超越的虎玉一个寒战从幻境里醒过来,瞧着那阵风里的影子,“那是什么?”

    鼠族圣子也看到了李尘拖出来的残影尾巴,伸手捞了捞视线里虚无的残影,心知这就是那个人族血脉的圣子,愁眉苦脸道:“恐怕要出大事了。”

    蛇朆是最后看到这个影子的人,蛇族天生灵敏,察觉到山下的云雾翻涌,低头正迎上李尘被面具遮住的脸,以及那双清亮的眼。

    与此同时,顶峰的蛟城睁开眼睛,讥诮地冷笑,“没想到,最后的幻境居然是那个人族皇子,区区一个人族九皇子,就想破我道心?”

    他抬起另一只脚,将要脚踏实地地踩上三百层。

    一阵风却比他更先一步踩了上去。

    就在蛟城不甘心、不可置信的眼神里,他忽然发现自己距离山顶越来越远,这是有人登上顶峰后,其他人便要下山的禁制启动了。

    茫然间,蛟城落在山脚的地面上,四周是同样的被传送下来的诸族圣子。

    众圣子抬头,只见一道神辉落于山顶,而山顶上的那道被神辉照耀的影子,悬空而起。

    这一天,李尘后来居上,登高望远。

    山间大放光明。

    这是第二次传承开始了。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