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科幻灵异 > 诡异复苏,我神明的身份瞒不住了 > 第八十章 出海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
    蔡泉的报告呈上去,省分部又是一阵鸡飞狗跳。随后发往总部,又引发了一番热议。

    现在是所有人都紧盯椹川那边,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都大呼小叫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毕竟陈景乐带给他们的压迫感,实在太强了,威力甚至某种程度上,还要超过大蘑孤蛋。

    大蘑孤蛋是拉着大家一起完蛋,陈景乐是他能让你们完蛋,然后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你还抓不到他。

    这就是为什么,官方在接触一些民间修炼者、御诡者的时候,都是尽可能采取怀柔态度,免得撕破脸,造成大范围危害。

    时代到底是变了。

    陈景乐还不知道,他做的事情,到底引发多严重的后果。

    此时的他,已经回到家,正在开心地盘点此番收获。

    忙活了一晚上,连通疏通青年运河与南渡河,由河入海,点亮海康全境境主庙,实力得到大幅度提升不说,4500多个境主庙盲盒,开出来的东西真不少。

    有法器,有材料,有功法,有神通。

    海康和遂城一样,都属于旧三雷地区,因此村落间境主信仰基本一致。

    不过海康这边,万天雷首跟雷祖陈文玉的地位,会特殊点。

    万天雷首是供奉得最多的神明,雷祖地位则是最高的。

    雷祖陈文玉是以人封神的典型,唐初海康人,亦是海康历史上第一位刺史,任职期间,励精图治,造福一方百姓。逝世后,唐太宗下旨为其立庙祭祀,称其“养晦数十年,恶事非君”、“受父母邦,德政彰明”。后郡民多尊称雷祖,以示其功绩。

    现在海康境内很多陈姓村落,都是奉陈文玉为祖。

    不过,椹川地区虽然陈姓是第一大姓,但也不都是同一脉出。比如陈景乐祖上,就是南宋末年,从闽地迁过来的另一支陈氏。

    至于万天雷首,前面有介绍过,就是雷部邓天君。

    海康境内多称雷首公或者雷皇,神衔多为“敕封雷霆欻火律令大神炎帝邓天君”或者“玉封九天歘火律令大神炎帝邓元帅”。也有刻“庙主万天雷首主令邓大天君”的。

    这里提一下,神衔不同的抬头,蕴含的意思是不一样的。

    敕封是说历史上皇帝给予的官方名号,玉封则是多民间附会“敕封”的用词,“玉”代表玉皇上帝,意思是玉皇大帝给封的神。抬头是“玉封”的名号,要么是道教系统的大神,要么是民间附会的无名俗神。

    邓天君属于是道教认可的天神。

    另外常见的还有郡主、福主、会主、境主等。

    郡主也是官方敕封的,比如以前海康城皇是冯宝,他的神衔全称为“郡主府城皇宫正直之神”。

    福主代表于本地有功有恩,并且长期受一方人民崇拜的神明。早期通常范围会大一些,一般是一个省,后来乡镇村境也开始用。海康境内就有村落供奉神衔为福主的乌蛇大王,代表着这位乌蛇大王曾有功于本境。

    会主则是明清时期才开始流传的,那会儿商帮会馆较多,商人为求财保平安,多供奉神明为会主。会和馆分开,以此区分天与地,会主就是神明,如关圣,馆主就是商会、会馆的现任龙头。

    境主不用多说,是仅坐镇本地保佑本村落的神明。

    ……

    陈景乐此刻手上拿着的东西,可以说和万天雷首有沾上那么点儿关系。

    “哦豁,是雷击木!”

    所谓雷击木,指在正常生长的树木,被雨天的雷噼到的树木。民间普遍认为雷击木经过天雷洗涤,鬼魂深惧之,是最有力度的避邪法物。其中又以桃木和枣木最佳。

    陈景乐手上这块就是桃木。

    事实上效果确实不错,能清楚感受到其中蕴含的雷霆阳刚气息,对诡异类具有较强的克制作用。

    前提得是正宗的雷击木,而不是某宝或者短视频营销号上面卖的那些电击木,二者虽然听起来好像差不多,实际上效果差远了。

    天雷的攻击,根本不是普通交流电乃至高压电能比的。

    其实电击木还好,最离谱的是,陈景乐见过有人用凋版印刷术,批量印刷护身符,卖给网友的。

    脸都不要了.jpg(范大将军限定)

    这等智商税,你还不如多敲点电子木鱼,多念几遍数码佛经呢。

    “不过,我前两天看到有新闻说,官府的大气所,似乎研制出了新的人工引雷方式。通过发射金属小火箭进入云层,来吸引天雷,要是能把成本降下来,估计有望批量制造雷击木。”

    陈景乐挠挠下巴。

    毕竟雷击木打造的法器,对付诡异那是杠杠滴。

    大夏官府要是咬咬牙,多掏点经费,制造出一批雷击木,打造成法器,御诡者们对付诡异,会轻松不少。

    今晚和佘朗对战那位官方高手,要是手上的法器换成雷击木做成的木簪,佘朗早寄了,哪能撑那么久。

    就看官府能不能想到这一点,舍不舍得掏钱了。

    陈景乐将雷击木收起来,回头可以考虑打一把法剑,妹妹不是一直想要一把飞剑嘛。或者刻几个驱邪桃符。

    再不济,还能拿去交易。

    毕竟雷击木对他来说,也就那么回事吧,缺少强**器的人才会稀罕。

    况且雷击木法剑,也不是最好的。

    正统道门中人其实并不像民间那样推崇桃木剑,功能太单一了,碰到僵尸或者山野精怪之类的,伤害有限。更建议用铁剑神兵,砍人打诡两不误。

    ……

    除了雷击木外,其他好东西也不少。

    “这个铜钵不错!”

    “这个镇坛木有些年头了吧?看这包浆……”

    “这套五色旗看起来不怎么样,我又不会布阵,再说,召唤五方兵马对我来说又不难。”

    “这根拷鬼棒质量倒是可以。”

    “嗯?怎么连泰山石狗大王像都来了?!”

    “……”

    林林总总,加起来超过一百件,要是让官府的人看到,怕不是得眼珠子都红了,这可都是宝贝啊!

    然而对陈景乐来说,大部分都只配放在仓库里吃灰。

    花费不少功夫,才将各种收获盘点分类收纳完毕。亏得当初有先见之明啊,弄了个大号收藏柜,不然真不够地方装的。

    翌日。

    陈景乐继续地图开疆。

    这次的主要方向,是椹川市下辖的几个区,如红坎、麻嶂、峡山、坡头等。

    因为城镇化率高,就导致了这几个区的境主庙加起来,还没海康一个县多。

    其中红坎仅47个,峡山65个,坡头稍微多点,781个,麻嶂属于郊区,且辖区范围最大,有3614个。

    今天的目标,就是先搞定红坎峡山坡头三地,明后天继续推进麻嶂方向。这样一来,就剩雷南跟北边的梅菉了。

    整个椹川境纳入管辖范围,指日可待!

    ……

    就在陈景乐沉迷攻城拔寨的时候。

    雷南港码头,有一群人正准备出海。

    “罗先生,你们人都到齐了吗?”黄杰从渔船上跳下来问。

    他是附近村落的渔民,现在正值休渔期,禁止打渔,只好弄点别的营生。比如开船带人出海海钓之类的。

    今天就是带几位过来旅游的顾客出海转转。

    “都到齐了,麻烦你了黄船主。”

    罗俊笑呵呵。

    他们一行四个人,都是男的,多年老友了,而且都是老师,从湘南一路自驾过来,是打算过海去琼州的,临时停留在雷南这边玩两天。队伍里有人提议说,要不出海海钓吧,大家对此都感兴趣,于是便租了一艘小船准备出海。

    像这样的小渔船,海边码头多得是,价格不贵。钓具也是找船主租的,还提供免费指导,早上出发下午回来,中午包一顿当地特色渔船饭。

    “不麻烦,不麻烦,。”

    得到肯定答复,黄杰笑着摆手,便开始准备出海前的拜神祭品。

    “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套。”

    看着黄杰忙前忙后,摆上各种祭品,队伍里最年轻的赵峰撇撇嘴,小声滴咕。

    旁边好友听到,赶紧拉拉他衣服,示意别乱说话。

    赵峰不耐烦,抬头看高高升起的大太阳,抱怨道:“晒死了,我能不能先到船上躲一下啊?”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您多担待。”

    黄杰陪着笑脸。

    赶紧把米饭快子摆好,烧酒倒上,点燃香插好,于神像前跪下,双手合十,口中小声念叨着拜神祝词,念完后三叩首。

    然而就在黄杰磕第三个头时,啪嗒一声,一根快子掉落在他面前。

    嗯?!

    黄杰脸色微变,抬头看一眼桌桉,站起来犹豫着扭头对罗俊等人说:“几位贵客,我这小船今天怕是没法出海了,要不我退你们钱吧。”

    “搞什么啊,刚才不是说得好好的嘛,怎么突然变卦,你该不会是想临时起价吧?”

    罗俊还没说话,刚才抱怨太阳晒的赵峰就忍不住了,不满叫道。

    其他人也附和:“对呀船家,明明说好了的,突然变卦,这不好吧。”

    黄杰连连摆手:“真不是坐地起价,真不是。我这小本生意,向来诚信经营,今天确实不宜出海,还请各位老板见谅。”

    罗俊纳闷:“怎么就不宜出海了,这天气不是挺好?晴空万里无云。”

    黄杰摇头:“海上天气多变,现在是大太阳,过一会儿就不一定了。而且不见得就是天气问题。”

    出海前拜妈祖,是传统了。但快子落地,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按照传统观念,拜神过程中一旦出什么意外,出海计划都得往后推迟。

    对他们这些海上讨饭吃的渔民来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毕竟钱再好,也得有命花才行。

    “我看你就是想加价,你这种黑心老板我见多了!”赵峰不依不饶。

    黄杰按捺着怒气:“都说了我退你们钱,我是不想做这单生意,不是要加价,懂吗?!妈祖娘娘已经警醒过了,今天不宜出海!你们要是非得今天出海,可以找其他船主问问,看他们能不能带你们去。”

    赵峰生气:“什么妈祖不妈祖的,一根快子掉了而已,明明是你没摆稳,找那么多借口干嘛?其他船主?天知道你跟他们是不是一伙的,反正你们都是本地人,肯定都认识!”

    “赵峰你少说两句!”罗俊有些不高兴。

    自己这位朋友,今天脾气太大了,出来玩,行就行,不行就不行,顶多是有点扫兴,不至于闹得不可开交。在人家地头上,最好还是别惹事的好。

    (还有~)

最新网址:www.gashuw.com